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七章 助攻
    周青跳着脚躲开。

    “奶,奶别打了,再打就打死我了。”

    孙氏气的眼睛冒火。

    “打死你就算了!省的一天到晚往死了气我。”咆哮着,孙氏手里的扫把挥舞着。

    周青敏捷的闪来闪去。

    “奶,让我爹读书多好啊,以后我爹高中了,给您请个诰命回来,您就成老夫人了。”

    “我呸!你爹都多大岁数了,还去读书,他这么一大老爷们和那些几岁的娃娃坐一起读书,他不害臊我还害臊!”

    不大的家,孙氏就是抓不住周青,气喘吁吁之下,只得将目标换成周怀山。

    “东西给我。”黑着脸,孙氏盯着周怀山。

    周怀山怀抱一紧,正酝酿情绪准备再来一场大爆发,就听得周青笑嘻嘻朝孙氏道:“奶,忘了和您说个事儿,今儿在县城,我把王强揍了一顿。”

    说完,周青拔脚就朝院子里跑。

    孙氏宛若当头遭了一棒。

    足足愣了小半盏茶的功夫,总算缓上一口气,哆嗦着嘴皮,“小王八蛋,我就知道你要气死我才甘心!”

    怒吼着,孙氏不再看周怀山,提着扫把追出来。

    失去表现机会的周怀山好奇的趴在窗户上朝外瞅。

    纨绔了那么多年,这种场面似曾相识呐!

    周青一出院子就迎上王氏。

    “我说青丫头,别气你奶了,那些笔墨纸砚,你买就买了,给你大哥用也不算是浪费,赶紧给你奶道个歉,看把你奶气的。”

    “大伯母,东西给我大哥用也成,你把银子给我呗。”

    王氏呸的啐了一口,“又不是我让你买的!”

    周青翻个白眼,“大伯母的意思是,我借钱买的东西拿回来给你用,然后我自己去还钱去?是吗?你怎么好意思说出来呢?”

    一边周平坐在板凳上,一面搅拌猪食,一面嘀咕,“这种的,一般叫不要脸。”

    王氏......

    恶狠狠瞪了周平一眼。

    周平扬着茫然的小脸,朝王氏懵懂的道:“大伯母是在瞪我吗?”

    王氏......

    屋里周怀山嘿的一笑,这小子,有前途。

    周平忽然一脸恍然大悟,“难道大伯母以为我在说你?”

    王氏......

    孙氏没工夫搭理这一茬,扫把指着周青,“你刚刚说什么?你揍了谁?”

    周青朝王氏笑道:“大伯母,王强家里是不是很有钱啊?”

    王氏......

    话题突然转变,王氏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迟疑了那么一瞬,王氏腰杆一挺,一脸骄傲,“我娘家在王家村那可是大户。”

    “怪不得呢,我今儿进县城恰好赶上王强逛窑子,我一想,这不是大伯母娘家侄儿吗?我大伯是童生,大哥在读书,王强逛窑子这不是给大伯大哥脸上招黑吗?我就揍了他一顿,不用谢啊大伯母。”

    王氏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你说什么!”

    咬牙切齿,王氏吼了出来。

    周青嘿嘿嘿。

    “瞧大伯母客气的,不用谢不用谢,就是把他揍地上爬不起来,没伤筋动骨......哦。”

    王氏整个人像是被雷击了。

    “你,你,你......”

    抬手直指周青,你了半天,扑通一屁股坐地上,拍着大腿嚎啕大哭起来。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做牛做马伺候一家子,现在婆家人居然打到娘家人头上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可怜的远哥儿啊,娘对不起你啊,不能让你安心读书。”

    王氏嚎啕大哭,孙氏气的用扫把去打周青,周青跳脚满院子躲。

    一边躲,一边扯着大嗓门喊,“王强逛窑子的确是挺连累大哥的,不过大伯母你这么哭,街坊邻居都知道王强逛窑子了。”

    王氏这么哭能不能惹得街坊邻居都知道周青不确定。

    不过周青这么喊一定能让街坊邻居都听到。

    一个逛窑子的小人渣,她就不信她奶和王氏还有脸让她嫁过去。

    正闹着,周老爷子和三房一家子回来了。

    远远就听到周青的喊声,周老爷子黢黑着一张脸进院。

    “闹闹闹,一天到晚的闹,早上没闹够,出去野了一天,回来还闹?”

    咣当将锄头扔地上,周老爷子怒冲冲的道。

    这些年一直都是老二老三下地干活,他顶多也就是忙的时候搭把手。

    现在老二撂挑子不干,他今儿结结实实在地里做了一天,感觉老命要交待了。

    周青可没顾老爷子的怒火。

    “爷,这不怪我啊,王强逛窑子又不是我逛窑子。”

    “你还要不要脸皮了,姑娘家家的,说的什么话!”周老爷子气的直哆嗦。

    “哇......”

    一直默默观战的周平,在周老爷子话音落下一瞬,嚎啕大哭起来。

    这哭声直接打断了院里所有人,大家齐刷刷朝他看去。

    赵氏心疼儿子,几步跑过去,一把将周平搂怀里,“平子,怎么了?”

    周瑶也跟过去,担心的看着周平。

    周怀林虽然没动,但眼睛死死盯着儿子,全是担心。

    周平哭着道:“我也想去逛窑子!”

    周平一句话,炸的周家人上下齐齐变脸。

    周老爷子一张脸铁青铁青的,“王八羔子,反了你了!”

    赵氏吓得心头一跳,抬手朝周平脑袋拍了一巴掌,“浑说什么!”

    周平抱着脑袋哭道:“我没有浑说,为什么王强哥去逛窑子,你们都不说他,我姐阻止了王强哥逛窑子,你们就骂我姐不要脸,可见逛窑子是件好事,是好事我为什么不能去。”

    周平一边说,一边用他黑黝黝的眼睛看周老爷子和孙氏。

    周老爷子......

    孙氏......

    这要是孙氏没同意结亲的事也就罢了,现在......

    面上只觉得有些火辣。

    周怀山扒在窗户上,看的津津有味。

    “啧啧,这小子,是个苗子,有我的风范啊!”

    儿子说出这种话,赵氏一时间不好开口,倒是周瑶戳着周平脑门,没好气道:“呸,逛窑子是什么好事,下三滥的人才去呢。”

    王氏脸上,五彩缤纷。

    周平懵懂又不解,“那为啥爷奶还要骂大姐,大姐做的不对吗?”

    周青......

    这弟弟是个神助攻啊!

    我喜欢。

    周平说完,一时间,院子里静悄悄。

    孙氏看看大儿媳,不忍心她难堪,狠狠瞪了周青一眼,“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打人啊,打人还有理了?杵在这里做什么,你爷和你三叔一家在地里干了一天活,进门连口及时饭都吃不上?”

    “这不是奶你揪着我打嘛,要不然饭早熟了。”

    周青不软不硬回了一句,转头去做饭,临走不忘补充一句。

    “爷你别怪奶啊!饭很快就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