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不行
    皇上清了一下嗓子,笑容温和,带着大国之君的宽容大度,“怀山,你怎么看?”

    周怀山刚刚还挂着笑容的脸,此刻讥诮鄙夷的朝南诏国使团这边看来。

    看的同时,不耽误他轻轻碰了一下左侧同学。

    左侧那位,正是那个对视从没输过的,得到周怀山暗示,立刻深吸一口气,全神贯注朝着赵大人的同僚看了过去。

    目光火热。

    那位同僚很快就发现了这道目光,不禁蹙眉回望。

    这厢,他们两人目光相触,天雷勾地火。

    那厢,周怀山一清嗓子。

    “把人请出去是吗?

    这两个字的确是粗鄙无礼,莫说你们接受不了,连我这个草民都接受不了呢!

    堂堂宫宴,宴席中坐着的不是皇亲国戚便是位高权重的朝臣,这样的人的耳朵,怎么能被这两个字玷污呢!

    除非写实。”

    周怀山目光带着咄咄的敌意,眉梢轻挑,露出一副纨绔惯有的痞像,让嘲讽的意味更加浓重。

    “那我们就来分析一下,究竟是贵朝使臣说出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逼得我们八十岁脑子都有些糊涂的老侯爷发出这样掷地有声的精准反馈。

    哦,对了,是赵大人向我提问,我如何看到两国联姻。

    不知道贵朝什么习惯,反正在我们朝,我是沈励的岳丈又不是公主殿下的岳丈,他们两人的联姻,暂时还轮不到我来指手画脚。”

    七皇子顿时脸色一沉。

    明和公主要嫁的人是他。

    那明和公主的岳丈......

    呸!

    什么岳丈,又不是他入赘。

    而且,就算是纠正用词,不是岳丈,是公公,那周怀山这也是明摆着占他便宜,明和公主的公公可是他爹!

    “退一步讲,就算是轮得到我指手画脚,既然你们情真意切的问,那我就只能直言不讳的答。

    在我看来,我觉得这联姻是不配的。”

    轰!

    这话直接引来低低的喧哗。

    不论是南诏国,还是本朝。

    周怀山没有给对方反问的机会,只缓了一口气就又强势开口。

    “至于为什么不配,那就要问问你们七皇子了,在南诏国,七皇子不举这件事,不是秘密吧!”

    轰!

    低低的喧哗直接变成了高高的惊叹。

    什么?七皇子不举?

    当然,惊叹的都是本朝吃瓜群众。

    迎上无数双吃瓜的脸,七皇子登时黑了脸,啪的一拍桌子,“放肆!”

    他怎么也想不到,周怀山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在来之前,他们做过无数种对方可能给出的反应猜测,并制定了相应的反击策略。

    然而,独独想不到,周怀山会说他不举!!!

    周怀山下颚微扬,“殿下现在想起放肆这两个字了?刚刚你们的赵大人用位高权重这四个字形容沈励的时候,您怎么就不拍桌子呢?

    这四个字在这样的场合下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多解释吧?”

    七皇子紧捏的拳头有些抖。

    位高权重!

    当着几位皇子的面,当着苏珩的面,当着一众朝臣的面,这四个字的确是含有大逆不道的意味。

    但是,含着这样的意味也仅仅是含着而已,没有直说就不证明我有这层意思。

    七皇子几乎咬牙,“位高权重?怎么,难道这四个字在贵朝是提不得的字眼吗?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若非心虚,怎么会忌惮。”

    周怀山耸肩,“殿下果然是殿下,说话就是有水平,若非心虚,怎么会忌惮!

    既然如此,殿下若非心虚,怎么会忌惮不举二字。”

    这下,不等南诏国七皇子再开口,皇后耐不住了。

    “周怀山,你放肆!这里是宫宴,不是你周家一亩三分地!七皇子是我们的贵客,而你是国子监选出来的,代表我朝形象的学子,你要做什么!”

    皇后沉着脸,怒气喷发。

    周怀山轻飘飘斜了她一眼,“回皇后娘娘的话,草民以为草民是在为您嫡出的公主说一句公道话呢,嫁人是一辈子的事。”

    皇后怒不可遏,“胡言乱语!你这是什么公道话,玷污诽谤七皇子,引起两国不睦才是你的目的吧!”

    周怀山便眉梢轻挑,面上绷着一个讥诮的冷笑。

    “胡言乱语?娘娘难道不知道南诏国七皇子不举?这在南诏国根本就不是秘密,甚至我朝不少人都知道!

    皇后娘娘要为明和公主挑选夫君,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娘娘恕罪,草民是真的觉得您被蒙蔽了,不是单纯的觉得您没有母爱。”

    皇后没原地炸了。

    周怀山语落,红发跟着发言,“臣可以作证,南诏国的确有这样的传闻。”

    橘发跟着发言,“臣也可以作证。”

    胡为岳保持队型,“启禀陛下,启禀娘娘,臣也听说过。”

    国子监祭酒想了想,用一种学者的姿态,端着学术研究的态度,道:“启禀陛下,据臣所知,是有这样的传闻。”

    太子坐在那里,一张脸气的铁青,“你们当然都向着周怀山说话了!”

    二皇子很不给面子的回怼,“皇兄,他们是在向着你嫡亲的妹妹说话。”

    “你!”太子一捏拳,怒气喷涌。

    二皇子幽幽道:“咱们是一个国家的,他们是另外一国的,皇兄!”

    淑妃看看太子,再看看自己儿子,不自觉的挺胸抬头瞥了皇后一眼。

    啧!

    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看你生的什么蠢货!

    皇后......

    周怀山挑衅一般看向南诏国七皇子,“殿下恕罪,草民只是回答了贵朝赵大人的一个问题而已,无意冒犯。”

    说完,朝赵大人露出标准微笑,“有关贵朝七皇子不举一事,大人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很愿意为您解答呢!”

    赵大人......

    一个胸口发堵差点没有提上气来。

    谁特么问你七皇子不举的事了!

    呸!

    七皇子没有不举!

    赵大人一时间脑子宕住,拽了一把旁边的同僚,让他替自己接下这一波。

    然而拽了一下,旁边没有任何反应。

    赵大人又拽了一下。

    还没有反应。

    赵大人眼角余光朝旁边看去,就见他旁边的同僚正面红耳赤盯着对面,顺着视线看过去,对面一个眉清目秀的学子也正在看他。

    赵大人心头登时一个激灵。

    我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