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告密
    周青一向秉承一个原则。

    小说也好电视剧也好,之所以拖拖拉拉几百万字不完结,就是一个原因,反派没死。

    要是反派死了,立刻没有什么幺蛾子了。

    所以,死了就完事儿了。

    当时她打算弄死宁王府世子,就是这个心态。

    如今,不忘初心呢!

    “弄死他。”

    周青轻飘飘一句话让李一眉心狠狠一跳,忍不住错愕出声,“啊?”

    周青忙道:“是不是留着他还有什么用?”

    李一摇头,“倒是没有用处了,就是最近一直忙,顾不上处理他。”

    那周青就放心了,“弄死他,死了就干净了,死了就做不了什么妖了。”

    反派嘛,死一个算一个。

    死完大结局!

    从此男女主过上幸福的生活。

    李一看着周青,“怎么死?公开?私下?”

    周青就道:“私下弄死,太后生辰那天放出消息,就说他被救走了,做的逼真点。”

    “好。”李一明白了周青的用意,立刻应了。

    这也算是送给太后一份大礼了。

    就算不能影响太子党的计划,起码也能扰乱一下节奏。

    并且这件事不影响暗影的其他部署安排。

    李一领命当即安排下去。

    时光荏苒,白驹过隙。

    自从店铺这边开始装修,沈心和周瑶每天都精神抖擞的过来监工,整个二楼,几乎都是在她俩的指点下完成装修。

    因为面积有限,又要摆放桌椅板凳,还要腾出一块地方供说书先生表演,还得弄一个小厨房让沈心做些点心果茶......

    思来想去,沈心这个古人,在完全不受周青的影响下,设计出了开放式厨房。

    虽然这个厨房不能进行煎炒烹炸,但是制作一些简单的果茶果盘不是问题,雕花摆盘更不是问题。

    至于那些需要煎炒烹炸的小吃,就私下在家做好带过来便是。

    沈心做饭的动作,投入又优雅,制作成开放式厨房,反倒是增加了一抹令人赏心悦目的亮色。

    客人既能听到跌宕起伏的故事,又能观摩沈心精巧的摆盘。

    再加上周瑶最近写的话本子都是美食文,如此一来,效果拉满。

    为了方便客人撸猫,沈心还让装修的木匠师傅做了好几个精美奢华的猫舍,搞得像模像样。

    周青再次感慨,她就是个工具人。

    一点没有穿越女的金手指待遇? 人家古人什么都自己解决了? 她就负责躺赢好了。

    这边店铺装修完毕,周怀山从沈褐那边得来的半个宅子也收整完毕。

    中间砌了一堵及其高的墙? 与沈褐家隔开。

    院子里按照周平的要求? 挖了一条河。

    行吧,其实就是大点的环形水沟? 但是周平倔强的称之为河,要不是周青拦着? 周平得叫它大海!

    这些天? 周怀山上学,一直是云庆伯和庆阳侯两个在监工。

    溧德侯虽然也来了,但是八十多岁的年纪,谁敢让他干什么? 只能院子里摆张摇椅? 弄点好吃好喝哄着。

    一切竣工,只等着乔迁。

    大佛寺方丈找钦天监亲自算了搬家的吉时吉日,恰好就在太后生辰前一天。

    这一日,周怀林和赵氏天不亮就搬着家里的锅赶过去,抢在日出之前? 煮了第一锅饭,算是新家开灶? 正式入住。

    周青忙着要搬家,就没有去接周怀山? 车夫赶了马车将周怀山和王瑾一同接了过来。

    刚下马车,周怀山正仰头欣赏新开的院落大门上的牌匾? 眼角余光就瞥见一个人? 不由转头看过去。

    王瑾跟着也注意到那人? 凑到周怀山一侧,压着声音道:“山哥,那是那天那个小饭馆的老板不?”

    周怀山眯了一下眼,嗯了一声。

    王瑾就道:“他怎么来了?找你的?”

    顿了顿,又道:“最近一直没见赵大成,他干什么去了?”

    周怀山就道:“我哪知道,咱俩天天在一处,他妈的,就差你直接睡老子床上了,我知道的不比你多。”

    王瑾顿时嘿嘿一笑,特别奸诈的表情道:“那个,山哥要是同意,我真睡了你床上......”

    “滚!”

    周怀山没好气白了王瑾一眼。

    说着话,缩在墙角的人影踟躇半晌,朝他们走来。

    周怀山和王瑾谁也没再说话,就等着他走过来。

    等人上前,王瑾看了周怀山一眼,然后一脸嬉皮的笑,“呦,这是来给我们山哥送乔迁大礼来了?”

    小饭馆老板脸热的看着周怀山,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畏惧或者什么,他不断地搓着手。

    周怀山笑道:“进来坐坐?”

    小饭馆老板立刻摇头,“不,不进去,我就,我就是来找你说句话。”

    周怀山看着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嗯。”

    小饭馆老板就朝王瑾瞥了一眼。

    王瑾顿时一愣,旋即笑起来,“我擦,还是我不能听的秘密?”

    小饭馆老板舔舔发干的嘴皮点点头。

    王瑾顿时乐的退到一边,“山哥,我在这里等你。”

    周怀山嗯了一声,看向小饭馆老板。

    小饭馆老板抬手扣了扣脸,紧跟着,语速飞快的道:“接手我那个小饭馆的人,在店里屯了很多黑火药。有一个人我见过,好像是宫里的禁军还是什么,以前周远带他来吃过饭。”

    紧张所致,他额头渗出汗珠子。

    喘了口气,“昨天,我看见周远也去了,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是,我听到他们提了你的名字,周......周远不是被关起来了吗,他,他怎么又出来了。”

    要说的话终于说完,他大松一口气觉得腿都在颤抖。

    “你......你是好人。”

    看着周怀山,小饭馆老板也不知道还要说点什么,立在那低头搓手。

    周怀山面色不动的默了一瞬,眼底闪过锋锐的光,审视着小饭馆老板,“你怎么知道,那店里屯了很多黑火药?”

    “我昨天晚上出去买东西,出去的时候,在巷口见到了我刚刚说的那个人,等我回来的时候,又见到他,那时候他刚刚从店里出来,身上有味道,挺浓的,但是他去的时候,身上没有味道。”

    “周远和他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