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公道
    这件事,周青原计划是等她爹放学,和她爹商量一下,然后进宫。

    毕竟手里有五十万两银票,这就是一个皇上惩治调查沈褐的由头。

    沈励不在,她帮着皇上搞出这么个由头,也算是给沈励帮忙了吧。

    就算不能把沈褐如何,至少也能让他老实几天。

    更何况,当年荣阳侯府的事,要调查,总要搅浑了水,一潭死水能查出个屁!

    没想到,现在事情发展有些野马脱缰。

    周青一把抓住周怀山的胳膊,“爹,你冷静点!”

    周怀山咬牙,“这事儿没法冷静!我周怀山的闺女,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五十万两就想把这件事私了了?也未免太不把我当人看!”

    说完,周怀山安抚般拍拍周青肩膀。

    “你放心,你爹我从来不干没准备的仗。”顿了一下,又补充一句,“他们家,也是迟早的事。”

    王瑾低垂的眼皮狠狠跳了一下,手捏拳,“嗯,迟早的事。”

    声音不高,像是自己言自语,这个场合,谁也没注意他到底说了什么。

    周青听懂周怀山这句了。

    荣阳侯府被灭门,二十年前那桩惨案,有一家算一家,周怀山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在京都,就是奔着这件事的。

    但凡有机会,他就绝不会错过。

    周青不再多言,只道:“爹,我去吗?”

    周怀山摇头,“你去干什么,你今天都差点让狗咬断脖子了,还不赶紧回家卧床休息!受惊过度是要昏迷的!上次平子都发烧了!”

    周青......

    默了一瞬,白眼一翻? 一头“晕倒”在沈心肩膀上。

    沈心嗷的一嗓子就嚎出来? “我可怜的嫂嫂啊,你烧的好烫啊~~~”

    周青.....

    沈心狼哭鬼嚎带着周青回家? 周怀山带着溧德侯他们? 杀气腾腾直扑大理寺卿府邸。

    大理寺卿府邸。

    黄氏哭的快断气了。

    她这辈子就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也就是她? 性格坚韧,在这种场合下没有被气死。

    但凡换个人? 今儿必定是要当场暴毙的。

    双眼红肿? 脸色蜡黄,黄氏哭着朝沈褐道:“......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说我.......说我害死了姐姐,褐哥? 我冤枉啊? 我怎么会害死姐姐,那是我亲姐姐。

    还有明月,明月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当初怀着她,我吃了多少苦褐哥你一清二楚。

    我不知道周青按了什么心? 偏要说明月是姐姐的孩子。

    外甥像舅舅,有的孩子就是与娘亲不像偏与舅舅像? 这明月就是与姨母像我也没有办法。

    周青她凭什么这么污蔑我,污蔑我也就算了? 还要污蔑明珠。

    明珠才多大,她就说? 当年明月死? 是明珠害的。

    褐哥? 我心里真的好难受啊,我的明珠啊,我的姐姐啊,你们都活着就好了。

    我......我不想活了!”

    “娘!”

    沈明珠坐在床榻上,一把抱住黄氏。

    她被石月馨甩的那个巴掌印,现在还挂在脸上,虽说不触目惊心,但也一清二楚。

    红着眼,沈明珠抱着黄氏,“娘,周青就是故意的,她就是因为我才这样害你,娘,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沈褐脸色难看的坐在一侧椅子上。

    媳妇孩子被人欺负成这样,他堂堂男子汉难道连个屁都不放?!

    可今儿的事,他也打听了,人家周青的确是从黄氏的贴身嬷嬷身上搜出了药粉。

    李一也的确是找到了牵着狗的人。

    那些人,的确是黄氏安排的。

    周青当众诋毁黄氏是不对,是该千刀万剐,可他没法说理去。

    吸了口气,沈褐道:“你们以后,别招惹她!”

    沈明珠顿时火了。

    “爹!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娘都让周青欺负成什么样了,你怎么还能说出这种话!

    该不会,你也觉得,大姐是我害死的,大姨是我娘害死的吧!”

    沈明珠咄咄望着沈褐。

    沈褐惭愧的一叹气,“明珠,爹怎么会这样想,你怎么会害死你大姐,你娘更不会害死你大姨。”

    “那你倒是给我娘讨个公道啊!你听听外面现在都传成什么样了!我和我娘以后不出门见人吗!”

    黄氏抱着明珠,哭的嗷嗷的。

    正闹着,沈褐他娘,沈老夫人颤巍巍被人扶着过来了。

    手中拐杖扬起来朝着沈褐就抽了过去,“为人父,为人夫,你就是这么当爹当丈夫的?你看看她们娘俩让欺负的,明珠再怎么说,也是要嫁给二皇子殿下的,石月馨一巴掌说打就打,你连个说法都不替孩子讨?你就是这么当爹的?”

    老夫人一拐杖打来,沈褐吓得连忙躲开。

    黄氏也顾不上哭,忙下地去扶老夫人,“娘,您怎么来了,我这里没事儿。”

    一面说,一面抹眼泪。

    老夫人气的脸色铁青。

    “都让周青欺负成这样了,还说没事,今儿这事儿,决不能这么算了!

    我沈家的门风,决不能让她一个乡下丫头这么败坏了!

    一会儿你就随我进宫!”

    正说话,外面一个丫鬟进来回禀,“大人,老夫人,夫人,周怀山来了。”

    老夫人一听这话,满面怒火就朝外走,“他还有脸来!我倒要看看他要给我一个什么满意说法!”

    丫鬟......

    可能,不是来给说法的!

    是来讨说法的!

    外面杀气腾腾的气势,比您这里足几百倍。

    嗯,这话不能说,说了要挨打。

    丫鬟默默在心里回荡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沉默后退。

    沈褐跟着起身,“我去看看。”

    老夫人朝黄氏道:“你且养着,我给你讨公道!”

    母子二人裹着怒气直奔议事厅。

    走到门口的时候,老夫人和沈褐一眼看到议事厅里满当当十几号人,顿时有点懵。

    什么情况!

    怎么溧德侯也在?

    不等他们母子二人反应,一把年纪的溧德侯直接拿了个团垫子朝地上一扔,然后一屁股坐上去。

    “今儿,你们要是不给我山哥一个说法,我就死在你们家!”

    八十多岁神志不清的溧德侯,坚持着自己左护法的职责,用颤巍巍的声音喊出雄赳赳气昂昂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