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三百零九章 想见
    一贯见过大世面的周怀山,硬是没忍住惊了一下。

    “翻墙?”

    王瑾搂住周怀山的肩膀,哥俩勾肩搭背走着。

    “昂,翻墙,国子监后院那边,墙根那有颗歪脖树,蹬着树杈子就翻出来了。”

    周怀山震惊的侧脸看王瑾。

    “你从国子监翻墙出来,你就不怕让开除了?”

    王瑾翻个白眼,“正好,开除呗!我反正也不想读,要不是我爹求了太后娘娘跟前去......”

    说着,他一脸烦躁的一摆手,“算了,不说了,反正就是,别说我翻墙了,就算是我明儿把国子监的墙拆了,只要我爹还让我读书,我就还得再去,国子监开除不了我。

    再者,我这就翻个墙,又没干别的什么事,不至于。”

    说及此,王瑾忽的一抽一抽笑起来。

    周怀山一脸纳闷,“你笑什么?”

    王瑾就道:“今儿翻墙的时候,我把那树杈子给踩断了。”

    周怀山......

    这也没什么好笑的啊。

    但是王瑾哈哈的笑个不听,傻笑这种事,就好像会传染似的,周怀山原本不想笑,听着他笑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

    最后来人跟傻子似的,一人捂个肚子,笑的滚到墙边停了足有一炷香的功夫才停下来。

    “傻X!”周怀山一抹笑出来的眼泪,骂了王瑾一句。

    王瑾跳了一下,蹦到周怀山身边,一胳膊搭住周怀山的肩膀,“山哥,咱们现在去哪?你还会国子监吗?”

    “我要回你跟我回去?”

    王瑾立刻就道:“昂,你都回去了,我干嘛不回去。”

    “你专门翻墙出来,就是来这里等我,然后接上我咱俩一块回去再读书?”

    王瑾一摸后脑勺,“昂,有什么不对?”

    周怀山笑了一声,“傻X。”

    顿了顿,笑意微敛,默了一下,他眼角余光朝王瑾看去。

    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没说。

    “你想说什么?说呗!”王瑾的声音从一边儿传来。

    周怀山又张了张嘴。

    王瑾就道:“你是不是想问我爹?”

    周怀山就笑了一下,没承认也没否认。

    王瑾看着周怀山,“我还以为,你不问呢,问吧,你问什么我都说,我爹天天在家等着我回去告诉他,你今天打听他的消息没。”

    周怀山顿时乐了,“他闲的?”

    王瑾就嗯了一声,“是啊,闲的,闲了二十年了,这二十年别的不干,就专门闲着了。”

    周怀山忽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心里......形容不上来,就是突然很难受。

    王瑾看了周怀山一眼,“当然,他还干了一件丧尽天良的事。”

    周怀山噗的一笑,“有这么说自己爹呢!”

    王瑾瞪着眼道:“他天天逼着我读书!”

    周怀山一模鼻子,“那是挺丧尽天良的。”

    明明也没说什么,两人又傻子似的嘿嘿嘿的笑了半天。

    笑完,王瑾搭着周怀山的肩膀,“说真的,你什么时候有空,去我家玩呗,我爹特别想见见你。”

    “见我干嘛。”周怀山声音有点闷,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又不熟悉。”

    王瑾就看着周怀山,“他就是想知道,荣阳侯给你托梦的事儿。”

    周怀山抬眼去看王瑾。

    王瑾嘴角勾着笑,看上去特别傻。

    “我爹原来和荣阳侯关系特别好,荣阳侯没了以后,他郁闷了差不多有三四年才缓过来。

    其实吧,也不光是他郁闷,以前好几个和荣阳侯关系好的,都郁闷。

    所以他们隔三差五就去红袖坊。

    只不过,岁月不饶人,能活我爹这么大岁数的毕竟少数。

    以前那些人,也没剩几个了。”

    王瑾这话,说的周怀山嗓子眼发堵。

    他想说,要不去你家吧,可话到嗓子眼,又放弃了。

    去了干嘛?

    见了面说什么?

    难道说:嘿,你看看你都这么老了,我还是个年轻人?

    这话他可说不出口。

    还是算了。

    算了。

    算了吧!

    周怀山叹出了口气,“你以前见过赵大成吗?”

    王瑾眼皮轻轻跳了一下,“没有,怎么了?山哥觉得他哪儿不对?”

    周怀山噗的笑出来,“特么什么哪不对,我又不是暗影的人,我就是随便一问,毕竟赵大成家在京都也有生意,你这一天吃喝玩乐的,没准儿见过,他,你知道,也是个纨绔。”

    王瑾摇头,“没见过,嘿,说曹操曹操就到!”

    王瑾一抬手,周怀山一眼看到了正朝他们这边看来的赵大成。

    显然赵大成是路过此地,也是刚刚才看到他们,眼底惊讶都是那么明显。

    他顿了一下,然后张牙舞爪一脸兴奋奔过来,“山哥!”

    走到跟前,朝王瑾点了个头。

    “你们怎么在这儿?”

    周怀山白他一眼,“我不应该在这里,难道应该在车底?”

    赵大成就嘿嘿笑道:“谁敢让我山哥去车底啊,我把车卸了去,怎么?今儿国子监放假?”

    王瑾见周怀山没有要说进宫那件事的意思,就笑哈哈打了个马虎混过去,“你在这儿干嘛?”

    “不是说今儿晚上要去红袖坊?我提前去找找地方在哪,刚来京都,哪哪都不熟悉。”

    周怀山这才反应过来,这里离红袖坊不远。

    他扫了赵大成一眼,恰好赵大成也在看他,不过见他目光过来,赵大成飞快的看向了别处。

    “前面有家不错的馆子,位置虽然偏,地方虽然小,门面虽然不入眼,但是,味道真的不错,我以前来京都的时候,去吃过几次。”

    赵大成推荐的小馆子,就在前面一条街的拐弯处。

    的确是个小馆子,很不起眼。

    但是饭菜端上来,味道的确没的说。

    半上午,没有什么客人,他们三个坐在店里边吃边聊,因为都是纨绔,聊得格外投缘。

    老板几次像是看傻子似的朝他们看来。

    “哎,老赵头,你婆娘生了?”

    店里进来了个客人,听说话与老板关系不错。

    老板姓赵,熟悉的人都叫他老赵头,但他其实并不老,和周怀山差不多年纪吧。

    叹了口气,“生了,生了个女娃子!”

    语气带着不耐烦和憋燥。

    周怀山转头朝那边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