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释放
    内侍总管在背后轻轻推了皇上一把。

    他就知道,那些话,他不该告诉皇上的。

    但凡遇上有关徐婉的事,不论多大年龄,皇上这冲动,还是克制不住。

    尤其他们刚刚提过徐婉,太后就来了,这冲动就更是喷之欲出。

    被内侍总管一推,皇上似有若无吸了口气,勉强扯出一个笑,“母后息怒,儿臣知错了。”

    太后没好气看了他一眼。

    “你若当真知错就好了!

    你就明白哀家一番苦心了,也不至于在朝堂上和你舅舅斗的乌鸡眼似的。”

    皇上便赔笑道:“母后息怒,儿臣已经调查清楚舅舅中毒的真相。”

    这事儿皇上之前就回禀过,太后没多言,只哼了一声,“不说旁的,赶紧让人放了端康伯。”

    皇上挑眉,“母后何时让端康伯去荣阳侯府挑东西了,朕怎么都不知道。”

    之前还是儿臣,此刻就是朕了。

    他这用词变化让太后面色稍变,但也没有说什么,只道:“年前让他去的,他说了好几次家里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哀家想着,荣阳侯手里必定好东西不少,搁着也是搁着,就让他去挑了。

    哪成想,那东西竟然是赝品!

    哀家就说,那老纨绔真真是靠不住的!偏你就与他亲近。”

    这一刻,太后仿佛真的是一个恨铁不成钢的母亲。

    然而她所求之事,却不是一个母亲该求儿子办的。

    “母后要朕放了端康伯也可以,可总要给朝臣们一个交代,这说法......”

    觑着太后的神色,皇上拉了个长音,道:“朕就直言,是母后让他去拿的?”

    太后默了一瞬,“也可以。”

    紧跟着催促道:“暗影下手,没个轻重,你赶紧下令,还能让端康伯少受些皮肉。”

    皇上就转头朝内侍总管道:“快去。”

    内侍总管领命,转身离开。

    太后这才松下一口气,语气缓和了许多,“你呀,这都多大的人了,做事总是这么冲动,哀家听说,今儿在宴席上,那个叫周青的,当众给了皇后没脸?”

    皇上一撩眼皮。

    “母后说的是学规矩一事?皇后也太过小题大做了,广平伯府的儿媳妇,咱们跟着瞎起什么哄。

    再说了,就算是让周青学规矩,皇后挑谁做榜样不好,偏偏挑了沈明珠。

    这沈明珠也是,明知道自己和周青有过节,还要在那种时候出来现眼。

    正好让周青抓个正着。

    这事儿,怪不到人家周青身上去,沈明珠自己德行有亏,还不许人家问一句了。”

    太后嗤的一笑。

    “哀家不过问一句,你就堵了这么多话出来,哀家倒真是好奇,这周青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能得你的青眼。”

    皇上摇头道:“不是周青是人物,是沈明珠硬往刀口上撞,要不是沈明珠不堪,也衬托不出周青。”

    太后幽幽望着皇上,默了一瞬,噗的笑出来。

    “罢了罢了,哀家说不过你。

    哀家知道,你一直不喜皇后,可她到底为你生了太子和明和,又是一国之母,该有的体面,你分毫不能少了她的。

    不然,哀家可是不依。”

    “朕知道,母后放心,也请母后劝着点皇后,不是自己家的心不要瞎操。

    到底暗影里还关着苏恪。

    明儿真是惹急了沈励......”

    皇上这话,没有说完,太后眼底倏地一寒。

    这话心照不宣。

    皇上没有继续说,太后也没有接。

    捏了捏手中帕子,太后起身告辞,“哀家不搅扰你了,你且忙吧。”

    太后一走,皇上扬手砸了手中杯子。

    他当然知道太后为何要替端康伯背下这锅。

    镇国公一死,镇国公党人心有些散。

    现在端康伯出事,若是太后不及时出手,只怕这人心就彻底散了。

    为了凝聚人心,这黑锅,太后心甘情愿的背,背了,还能在追随者面前树立一个光辉形象。

    呵,真是打的好主意。

    那就要看,是暗影的刑具快还是太后你的速度快了。

    皇上对沈励,一向是放心的。

    事实上,沈励也没有辜负皇上的这份放心。

    等到内侍总管带着口谕抵达暗影的时候,端康伯已经进的气少出的气多了。

    浑浑噩噩间,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招了什么没招什么。

    高烧滚烫,整个人迷迷糊糊。

    沈励放了端康伯,与此同时,让内侍总管将一份口供带回宫。

    内侍总管回去的时候,皇上还在批折子。

    灯火通明的御书房,因着那份展开的口供,气压低到极致。

    端康伯不知道荣阳侯府到底如何被灭门,但是他知道荣阳侯是怎么死的。

    他听镇国公提起过,荣阳侯前去抓蛐蛐,却有人提前在那一片草地洒了毒粉。

    荣阳侯就是躬身抓蛐蛐时,吸入大量毒粉,毒发身亡。

    至于是谁撒的毒粉,他不知道,他所有的内幕都是听镇国公说的。

    而镇国公,死了。

    至于那些瓷器,自然是端康伯潜入荣阳侯府偷来的。

    这份供词,沈励的标注是:可信。

    望着眼前的供词,皇上闷得几乎上不来气。

    绕出桌案,打开窗子。

    春夜凉风迎面灌来,皇上打了个寒颤,长长的透了口气。

    荣阳侯,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真心的,赤心的,不计得失的对他好的人了。

    偏偏,荣阳侯死了二十年,他才知道他不是中暑而亡。

    算晚吗?

    自然算,他若是能更早的知道,也许,荣阳侯府也能避免被人灭门。

    “朕,对不起你啊!”

    仰头望着天上那轮明月,皇上喃喃自语。

    “你在天上看着朕,朕一定替你报仇,你荣阳侯府满门报仇。”

    顿了好一会儿,皇上又低低的道:“你知道吗?今儿朕见了个人,那人也叫周怀山。

    那个周怀山说,你给他托梦了,他要替你讨回你家的东西。

    是真的吗?

    你怎么给他托梦,不给朕托梦?

    还是说,你的灵魂,借用了他的身体,其实,他......就是你。”

    这话落下,是久久的静默。

    被皇上念叨的周怀山,此刻正四仰八叉躺在床榻上,嚎啕大哭。

    “我不去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