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二百四十七章 计划
    “之前的事,是在下混账,在佛祖面前做出那等腌臜之事,这几日每日听着佛音虔诚悔过,在下已经知错了,谢方丈宽恕。”

    许是官场混迹过的缘故,面对大佛寺方丈,周远声音温和带着十足的恭顺。

    似乎外面轿辇上那个脑袋被人拍了板砖的人和他毫不相干似的。

    似乎周怀山没有一言不发就摔了花瓶似的。

    似乎,他就是来虔诚道歉的。

    方丈倒是面上挂着歉意,他朝周远虚抬了一下手。

    “快带你父亲去看大夫吧,再耽搁下去,恐怕不好,至于这边,周大人放心,一切皆因老衲而起,老衲必定报官给周大人一个交代。”

    那样子,仿佛他也不是那个栽赃陷害周远的方丈。

    周远不慌不忙抱拳行礼。

    “今日之事的确是过分,不过报官倒是不必了。”

    方丈惊讶道:“不报官?刚刚......”

    周远态度坚定,“不用报官了,多谢方丈,在下先行一步。”

    行礼到位,才缓缓直起身来,他转身之际,捏拳狠狠瞪了周怀山一眼,看都没有看周青,直接离开。

    周老爷子见到大孙子,什么想法都暂且没有了。

    他们一行人离开,大佛寺方丈一脸肉疼的低头瞧着地上的碎瓷片,“哎!”

    周怀山就道:“假货而已。”

    方丈挑眉看他,“你知道是假货?”

    “当然。”周怀山一扬下颚,满面臭屁。

    方丈就看着他,等他下文。

    刚刚那一幕,都是他们来见周怀海之前就商议好的。

    纵然是商议好的,可眼睁睁瞧着周怀山砸了东西,方丈还是心疼的眼皮直跳。

    然而他等着周怀山,周怀山却没有一点要说下文的意思。

    方丈脑袋顶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号,看着周怀山,“没了?”

    周怀山......“什么?”

    “你怎么不说说为什么是假货?”

    周怀山一脸委屈,“你没问啊。”

    方丈......

    想打人!

    这欠揍的样,怎么就那么像那个老纨绔呢!

    周怀山咳了一声,提着手里青砖,道:“这花瓶是汝窑的花瓶不假,但是上面的画不是时白话大师的。”

    方丈瞪着一双要揍人的眼。

    周怀山自觉继续,“因为这画是荣阳侯做的。”

    说完,周怀山看向方丈。

    方丈面上血色一瞬间消失殆尽,他嘴皮微抖,看着周怀山。

    周青瞧瞧方丈,瞧瞧她爹,咽了口口水。

    屋里一瞬间静默若坟茔。

    默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方丈干巴巴的声音,“你怎么知道?”

    周怀山就道:“不知道为啥,前一阵子我天天晚上做梦,有一个自称是荣阳侯的人,他说他也叫周怀山,他和我说的。”

    周怀山睁眼胡说八道。

    可方丈却是道:“他说什么了?”

    “他说,他的那些藏货都被端康伯拿走了,他让我给他要回来,不然就做鬼也不放过我。”

    周青......

    还有这么说自己的?

    方丈......

    他不已经是鬼了?

    说话间,一直呆在内室的清泉寺方丈推门进来。

    “你说,你这个庄稼汉周怀山梦见了那个老侯爷周怀山,那个周怀山还让你这个周怀山给他讨东西?”

    周怀山用他那张憨厚的脸点了点头,然后作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是啊,多吓人啊!但是我也不敢不讨,我怕他真的做鬼也不放过我。”

    周青默默翻个白眼。

    白眼没翻完,就被周怀山扯了一把,搞得周青白眼差点原地卡住翻不回来了。

    周青忙道:“是啊,我爹当时吓得都尿了床,我可以证明,那个侯爷周怀山他梦见好多次。”

    大佛寺方丈和清泉寺方丈就彼此相识一眼,眼底暗涛汹涌,两人默契的没有再问。

    安静了须臾,大佛寺方丈道:“今儿的事,周远应该是看出来咱们在做戏,所以他才没有立刻报官。”

    顿了一下,他又道:“周远这个人,阴手段很多,今儿闹出这样的事,你们......”

    周怀山笑着打断方丈。

    “我就挺好奇,刚刚您怎么就同意了我的想法了呢?”

    直接强行换了话题。

    方丈一愣,他原本想说,你倒茶的动作像极了我一位古人,名字又相同......

    可现在,他说不出口。

    “我喜欢看戏呗,还能如何。”方丈一脸风轻云淡,甚至笑意带着促狭,“你瞧,现在这戏,就比我原计划的热闹多了,这多刺激。”

    清泉寺方丈跟着就道:“那一板砖简直拍到我心里去了。”

    说着,他拍拍周怀山的肩膀,“不过,老兄,你这么搞,到底图什么?别和我说你就是为了拍周怀海板砖啊。”

    周怀山弱弱道:“我不都说了吗?就图给我梦里那个周怀山往回要东西啊。”

    “擦!”清泉寺方丈脱口就道。

    周怀山......

    周青......

    大佛寺方丈没好气拽了他一把,“你特么收敛点,说的什么话呢!”

    周青......

    这是寺院吗?

    这是进了土匪窝了吧。

    周怀山......

    二十年了你还是这个德行。

    “你这样就能要回东西?荣阳侯收藏的那些宝贝都落端康伯手里了?”大佛寺方丈道。

    周怀山摸了摸下巴,“都不都我不确定,但是他手里有。”

    至于能不能要回来,怎么要回来,后续怎么办,周怀山没说。

    方丈嘴皮动了动,也没问。

    只是道:“老衲与荣阳侯也算是古人了,若是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倒是不必见外。”

    周怀山嘿的一笑,“这不没有见外嘛。”

    闲话几句,周怀山摆脱方丈将这些碎瓷片暂且收好,便带着周青离开。

    一出大佛寺,周青立刻疑惑道:“爹,你今儿到底什么意思?”

    周怀山坐在车辇里,抱着臂,面色有点冷,“就是要讨回以前的东西。”

    周青不大明白周怀山的计划,皱着眼角琢磨了一会儿。

    “爹,你今儿这做法,是想要往沈励身上引灾呢?”

    周怀山没想到,周青竟然真能想明白,不禁嘿的一笑,“果然是我闺女啊,这都让你想到了。”

    没有沈励,周远肯定会收拾了他们。

    可有沈励......

    但凡是个长脑子的,也会把今儿的事和沈励扯上关系。

    能扳倒沈励,那多牛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