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答应
    没说什么废话,周怀山直接掏了定金银票。

    “你去办理过户吧。”

    店小二收了银票,乐颠乐颠道:“客官您且喝茶稍后,小的去去就来,另外,您的过户信息给小的一下。”

    沈励就朝跟来的李二道:“你跟着过去吧。”

    李二领命。

    店小二朝着周怀山点头哈腰笑了笑,带着李二离开。

    他们一走,周青立刻趴在桌上一脸肉疼的朝周怀山小声道:“爹,你疯了!干嘛一下子买两处,三万多两啊!”

    周怀山翻个白眼,同样压着声音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大雪天,你可是带回来二十多万两。”

    周青......

    “那也不能这么花啊!咱们以后住在京都,花钱的地方多了。”

    “不能因为花钱的地方多就不花钱啊!你这思想就不对了,你要想着,花钱的地方多就该去多挣钱!

    钱是挣来的,不是省下来的!”

    “我的亲爹啊,我这努力挣着也不够你这么花啊!”

    周怀山白眼一翻,“这才哪到哪啊!”

    周青立刻一脸惊恐,“爹,您还想干嘛?”

    “置办了宅子难道不需要置办下人,置办了下人难道不需要置办衣服首饰?置办了......”

    “打住!爹!咱置办下人做什么?”

    周怀山震愕的望着周青,仿佛她说了什么天方夜谭一样。

    “置办下人干什么?你要嫁的人,可是堂堂暗影统领,你爹我,作为暗影统领的老丈人,难道不配拥有下人?难道不配拥有衣服首饰?”

    沈励立在一侧,立刻道:“都是应该的。”

    周青......

    她就知道,根本不应该让她爹来京都!

    这家伙本来就是侯府老纨绔,吃喝玩乐一辈子,来了这里,如鱼得水,她赚那点钱还不够她爹打水漂玩呢。

    瞧着周青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周怀山扯了扯她衣袖。

    “你也别压力太大,你放心,爹绝对不会花不该花的银子!”

    “在你眼里,什么是不该花的?”周青一脸生无可恋,眼珠移动,不抱希望的看向周怀山。

    “吃喝嫖赌,爹只占前两样,最费银子的后两样,爹绝对不碰!”

    “真是谢谢你替我着想了,爹!”

    “应该的,你是我闺女的嘛!”

    周青......

    呵呵。

    店小二办理过户动作很快,这边他们一壶茶没有喝完,店小二便折返回来。

    房屋地契朝桌上一摆,店小二朝周怀山恭顺道:“周老爷,这是您的地契,这是咱们这里的过户文书,您签个字画个押付齐尾款就成了!”

    说着,从柜台拿来印泥和笔墨。

    过户文书是户部发放的,周怀山瞥了一眼,提笔落字刷刷签下大名,又在名字旁边按了手印。

    三万五千两总款,周怀山已经付了五千两,待三万两银票到手,店小二拿出一枚印章,在文书上盖章。

    这印章,是他们东家的印章。

    周怀山看了一眼印章上的红字,眼底微润,只是这一触而发的神色仅仅停留一瞬便消失。

    文书收起,拿了钥匙,一行人出了牙行。

    才出来,迎面便有一名暗影急急上前,朝沈励抱拳道:“大人,有急事需要您回去一趟。”

    周青忙道:“你快去忙,我和我爹去新家瞧瞧去。”

    沈励朝周青温柔点了点头,对着周怀山抱拳,“师傅,我等晚上再去为师傅庆祝乔迁之喜。”

    周怀山随意一摆手,应了一声。

    沈励一走,周青朝周怀山笑道:“爹,咱们现在就去宅子那边瞧瞧?”

    虽然买宅子的时候肉疼,可现在去看宅子还是很兴奋的。

    他们总算是有自己的家了!

    以前在庆阳村,住的是老周家。

    后来住沈励在村里买的宅子,再后来住沈励在清河县的宅子。

    虽说沈励待他们毫无隔阂,可......到底不是自己的!

    反正心情是不一样的!

    瞧着周青兴奋的样子,周怀山默默拿出一份文书一把钥匙交给李二。

    “你把这个送到同辉客栈去,胡大人住在那里。”

    李二接了,二话没说,转头就走。

    周青瞠目结舌望着周怀山,“胡大人?胡为岳?”

    周怀山点了点头。

    “爹,你买那处宅子,其实是给胡大人买的?”

    当时店伙计提到胡为岳这个名字,周青就觉得有些不对,没想到,这不对在这里等着她呢。

    “你怪爹不?”

    周青一笑,“您自己个买两处住着,我也最多是牢骚几句,更别说您是给胡大人了,您这么做,肯定有您的道理。”

    周怀山拍拍周青后脑勺。

    “爹现在,也就是个秀才,广平伯府家大势大,沈励又是暗影统领,你嫁过去过得好最好,若是过得不好,爹护不住你总得找个能护住你的。

    咱不求别的,过得不好,只求能顺利和离就万事大吉。”

    说着,周怀山叹了口气,扯了扯嘴角。

    “眼下,爹认识的大人物,也就是胡为岳了。

    这次进京,爹是与他一路的。

    他赴任兵部尚书,我们与他关系搞好,对你,只有益处。”

    周青倒是着实没有想到,她爹买宅子,是这个意图。

    顿时眼圈一红。

    周怀山紧跟着就道:“爹对你好不?”

    周青有些哽咽,点点头,“好。”

    “爹对你这么好,那作为回报,你是不是应该意思意思?”

    周青......

    “爹,您就不能让我对你的感激之情多持续一会儿吗?”

    周怀山一摆手,“没有必要,做事讲究的就是趁热打铁!既然我对你这么好,那作为回报,以后我在京都做什么,你都不能管我!”

    周青......

    又来了!

    这话当时在清河县她爹就提过一次。

    脱口就要拒绝,但是转念想到这些日子周怀山自觉的发奋读书,想到那日怀山书院的大火,周青犹豫一下,道:“行。”

    周怀山顿时朝后跳了一步,一脸狐疑望着周青。

    “行?”

    周青哭笑不得,“对啊,行,不行吗?”

    周怀山摸着下巴,“我总觉得,有诈!你怎么可能这么痛快就答应!别不是有别的什么坑等我吧!”

    说着,周怀山大手一摆,“我可告诉你,我已经考过秀才了,距离下次考试,还有很久,最近一个月我都不会读书的!”

    周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