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二百零四章 危险
    周遭是等考的家长,闹闹哄哄一片。

    可就在周青扑进怀里那一瞬,沈励只觉得身旁的杂音都消失了。

    这一瞬间仿佛就连空气都变得格外的柔和,在他俩周遭结了一个结,屏蔽了外界一切。

    此地此刻,唯有他俩。

    抱着怀里的人,沈励眼眸微垂,一片炽热。

    “等不及要给我当媳妇了?”

    周青保持扑进去的姿势,仰头看沈励。

    真是一张俊脸!

    脚尖一垫,周青飞快的在沈励嘴唇一啄,然后一副乖巧的样子靠在沈励胸口,用撒娇的语气道:“唔,等不及了,怎么办?”

    边说边用手指在他胸口画圈圈。

    沈励......

    七尺男儿,血液在这一瞬间沸腾。

    什么叫人间难熬,这一刻他算是真正领教。

    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

    唔......

    一同领教的,还有他的二弟。

    只是他的二弟从绕指柔变成了百炼刚。

    唯恐周青发现这种变化,沈励只好双手扶着周青的双臂,两人身体分开。

    四目相视,沈励看着周青,“等师傅中了进士,我让你成为京都最风光的嫁娘。”

    周青笑嘻嘻看着沈励,又要去啄他一下。

    沈励飞快的伸手挡住周青的嘴,然后在她额头一点,宠溺又无奈道:“别闹,我是个男人。”

    周青......

    “哇~哦!真是了不起的呢!”

    沈励......

    好笑又好气的看着周青,又点她额头一下,咬牙道:“你等成亲那日的!”

    迎着他火热的目光,周青......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目光落向沈励下三路。

    紧跟着,刷的脸颊绯红。

    “呵,呵呵,咱们放风筝去!”

    尴尬的转身,周青拉着沈励就走。

    府城的街头比清河县热闹百倍,春意盎然,一片生机勃勃。

    说是去放风筝,但两人并不着急立刻就去放,买了零嘴儿,边走边吃,说说笑笑。

    周青还打算在府城再开一间锦绣坊的分店,正好趁着这机会观察一下府城的商机。

    行至一处香料店,店门口摆放着本店的镇店之宝。

    镇店之宝旁边,放着标语:让你拥有婴儿般的睡眠。

    沈励笑着指那标语,“等你店里增卖寝衣,这标语倒是适合。”

    周青翻个白眼。

    “合适什么呀,婴儿般的睡眠能有多好,每隔一个多时辰就要醒来一次,醒来就要吃喝拉撒来个全套。

    乖得婴儿吃喝拉撒完,玩一会儿。

    不乖的,还得嗷嗷哭一阵。

    叫这还不如叫:让你拥有婴儿他爹般的睡眠。”

    沈励.......

    噗哈哈哈哈。

    “你放心,等我们的孩子出生......”

    沈励想说,等他们的孩子出生,他一定时时守在一旁,只要他能做的绝不让周青受累。

    可他的职责,暗影的工作性质......

    这话在沈励舌尖打了个转,没有说出口。

    周青转头瞧沈励,“你家又不是穷到请不起奶娘乳母,事事都要婴儿她爹她娘亲力亲为,安啦安啦,婴儿她爹她娘都能拥有好睡眠。”

    沈励抓了周青的手,紧紧的握着,那表情像是要宣誓似的,“我尽量多的时间陪你。”

    “大可不必,我还要忙呢!”

    沈励......

    (内心怼怼小指头,媳妇不让陪,怎么办)

    ......

    繁华的商业街转了一圈,最终两人停在一处风筝铺。

    极大的风筝铺子,足有三层楼。

    每一层的屋顶墙壁都挂满各式各样的风筝,五颜六色,令人眼花缭乱。

    他两人一进来,店小二便热情的迎上。

    “两位客官,选风筝?咱们店的风筝,一层风筝较为普通,但是价格也最为便宜,二层略好,三层最好。不过客官放心,就算是一层的风筝,咱们也保证质量。”

    周青仰头看着满屋顶的风筝,“最好,是怎么个好法?”

    店小二就恭顺笑道:“三层的风筝,穿了金丝银线,风筝上的图案,都是绣娘一针一线绣上去的,不是画上去的,咱们这绣活儿,天下独一份儿。”

    锦绣坊做的便是绣活儿。

    一得这话,周青顿时来了兴趣。

    沈励瞧她如此,便道:“去三楼看看”

    “好嘞,客官您这边请!”

    店小二热情的引着他们上楼。

    楼梯不是很宽,周青和沈励无法并排,只能前后脚。

    行到三楼楼梯口的时候,沈励心头忽的升起一股浓浓的不安。

    这种不安,毫无征兆,只源于他多年的刀尖舔血的生涯。

    脚下步子一顿,沈励反手朝周青做了一个止步的动作。

    周青心头一惊,霍的仰头看沈励。

    沈励站在比她高两阶的台阶上,原本就身姿挺拔,此刻背着光看去,更觉得岿然如岳。

    听到背后脚步声停住,那店小二缓缓转身过来。

    他笑道:“客官怎么不上来?”

    沈励看了他一眼,“忽的想起有事,明日再来。”

    说罢,沈励转身便下楼。

    周青激灵的立刻就朝楼下跑。

    然而,不及周青跑下三级台阶,从二楼的楼梯口忽的涌出七八个人来。

    人人手里提着长刀。

    刀锋锋锐泛着杀气腾腾的寒光。

    周青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恰好与沈励挨住。

    一阵脚步声在头顶响起。

    三楼楼梯口,也涌上七八个手提长刀之人。

    说时迟那时快,提刀之人半句废话没有,前后夹击直扑他们。

    巨大危险就在面前,生死一瞬间,周青反而没有那么怕了!

    怕什么!

    反正老娘是穿来的。

    她拿着沈励送她的小匕首,秉承着能出多大力就出多大力的原则,准备干一场。

    沈励拳头一捏,就在前后敌人夹击袭来那一瞬,他脚上猛地发力,一把将周青拦腰提起,直举头顶。

    身子一跃,跳上一侧楼梯扶手,堪堪躲过劈来的刀剑。

    刀光剑影带着杀气从身边擦肩而过,沈励触发藏在衣袖口处的机关。

    一排暗箭,箭头淬着剧毒,带着迅猛的力道,直直朝着近在咫尺的敌人射去。

    这毒,见血毙命。

    沈励是朝着楼梯高势处射出,离他最近的敌人中箭身亡,尸体倒下一瞬,立刻牵累了低阶处的同伴,阻挡了高阶处的速度。

    沈励趁着这个空当,利用楼梯扶手的斜度,带着周青从扶手上冲了下去。

    然而......

    他们下去的时候,二楼处足有十几个提刀之人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