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书童
    孟宇意识到他爹的意图,忙道:“爹,我没有被吓到也没有发烧烧坏脑子,我是认真的,爹,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认真。”

    那小表情,真诚的就跟参加真心话大冒险似的!

    “爹,您就成全儿子吧,儿子求您了!”

    孟老板一时间有些怔怔。

    他儿子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和他说过话。

    难道这小子看到他对周青唯唯诺诺客客气气的态度,看到他红利被分出去一成,突然就长大了?

    人们都说,孩子长大,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有时候,一些人生磨难倏忽间就促使一个孩子懂事了。

    难道他儿子......

    要真是如此,这一成的红利,也值了!

    只要儿子争气,什么拼搏不来!

    眼角有些湿润,孟老板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行,只要你不觉得丢人,你要给周平做书童,爹也同意,你能改邪归正就好。”

    孟宇郑重的点点头,“爹,你放心吧!”

    周青......

    你们孟家人这么不看重颜面的吗?

    再怎么说,您也是清河县前绣坊老大啊!

    你儿子给我弟做书童?

    “孟老板,不必如此,您还是赶紧带着令公子回去养伤吧......”

    不及周青语落,孟老板转头看向她。

    “我尊重孩子的决定。”

    周青......

    周平唯恐周青拒绝,立刻道:“行,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孟伯伯放心,我是不会让他签卖身契的。”

    卖身契,卖了就是奴了。

    孟老板嘴角一抽,看向周平。

    难道我要说句谢谢?

    三言两语客气一番,孟老板叮嘱儿子几句,告辞离开。

    他一走,周青转头看向孟宇。

    孟宇肩头一缩,“那个,我爹今儿让出一成红利,你们没瞧见他那脸色?我要是跟着回去,会被活活打死的!”

    说着,孟宇飞快的看了周平一眼。

    “你不会打我吧?”

    问的弱弱又毫无底气。

    周青简直要被他气笑了。

    这是孟家那个搞出校园凌霸的混世魔王?

    书童这事,周平愿意,孟宇愿意,孟老板愿意,周青即便再觉得不妥也没有多言什么。

    只叮嘱周平几句便离开。

    周青一走,周瑶跟着也离开。

    姐俩回内院,周瑶搀着周青的胳膊,小脑袋靠在周青肩头,“大姐,谢谢你。”

    周青反手拍拍周瑶,“谢什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女孩子一定要实现财富独立才能过的更好。”

    周瑶......

    我是鸡还是犬?

    算了!

    不必在意细节!

    毕竟最后一句是真的对!

    不光是财富独立,也要精神独立,人格独立!

    当然,后两者的前提是财富独立!

    “对了,大姐,那个征文比赛,有结果了吗?”

    周瑶一提这个,周青就叹了口气。

    “有结果是有结果了,可我们联系到第二名第三名以及优胜奖的获得者,偏偏就是找不到第一名。”

    “谁是第一名?”

    “笔名叫清河笑笑生,榜单已经张贴了一整天了,所有中奖的都来登记了,偏这个第一名一直没有出现。”

    周青还在说着,浑然不觉身边周瑶的异样。

    在听到清河笑笑生那一瞬,周瑶自觉地自己要窒息了。

    手指颤抖着,周瑶竭力克制住自己大喘的气息,“这样啊,那大姐再等等,不和大姐说了,我困得要死,回去睡了。”

    说完,也不等周青说话,转头就朝自己那屋走去。

    一进门,反手咣当将门关住,周瑶无声的嘶喊一声。

    “清河笑笑生!清河笑笑生!天哪!第一名居然是清河笑笑生!老天!我的老天啊!这不是做梦,是真的!”

    眼泪横飚,周瑶一头扑到床榻上,裹着被子又哭又笑。

    清河笑笑生,就是她和赵曦。

    这几天一直忙着新话本子的剧情修改,没去火锅店那边。

    没成想,火锅店竟然张贴了榜单!

    清河笑笑生!

    全县城的人都要知道,清河笑笑生是第一名!

    周瑶激动兴奋的一夜未眠,翌日一早,天刚亮就迫不及待奔向赵大成家,和赵曦分享这个喜讯。

    周平收了孟宇,也没有给孟宇找另外的屋子,就让孟宇与他同住。

    他在里间,孟宇在外间。

    说是书童,其实就是小厮。

    周平每日要习武读书,早晨天不亮就起,孟宇作为小厮,自然要与周平同起。

    原本周平是要让孟宇和他一起练功的,可惜孟宇肩头有伤,只能在一旁看着。

    耷拉着脑袋托着腮帮子坐在一旁看周平小小的人在那扎马步,打拳,射箭,孟宇一时间有些怀疑。

    他是不是选择错了?

    他要是跟着他爹回家,最多也就是昨日夜里遭一顿毒打,起码以后都能睡到日上三竿还有人伺候。

    现在......

    起早贪黑不说,还得带着伤伺候别人?

    这别人还是他的仇人?

    要不买包毒药毒死周平?

    孟宇正瞎琢磨,周平打完一套晨拳,一边用干帕子擦着额头脖子上的汗,一边朝孟宇吩咐:“一会儿吃完饭我要去逛逛书局和笔墨铺子,你去试试那个背篓合适不。”

    周平说着,抬手指向立在墙根处的一只竹子编的背篓。

    孟宇......

    顺着周平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眼看到那只背篓,顿时跳脚起来。

    “你让我背?”

    周平翻个白眼,“多稀奇,你是书童你不背难道让我背?”

    孟宇立刻一甩衣袖,“我不背!我肩膀有伤!”

    周平一提拳头,“我问过李二哥,你那伤,不影响背背篓,背一天胳膊不会断。

    六岁大的孩子,硬生生用自己的拳头让十五六岁的孟宇屈服了。

    “背!”

    周平宛若一只战胜的小公鸡,昂首阔步进屋了。

    徒留孟宇盯着那只背篓,耻辱的立在那里。

    早饭吃罢,周平垮上他的小布包,兴高采烈出门。

    背后孟宇耷拉着脸。

    “这是我这辈子最耻辱的时候!”

    周平轻蔑的翻个白眼,“瞎说什么,你这辈子还长着呢!耻辱的时光还有很大的升降空间!”

    孟宇......

    说真的,他就算没有被这个六岁的屁孩子打死,也会被这个六岁的屁孩子气死的。

    两人一前一后,有说有哭直奔云海书局。

    他们去的时候,书局里已经有不少学子了。

    孟宇一进门,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