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倒了
    在一众骂骂咧咧声中,说书先生顿了顿,给大家留出释放情绪的空间。

    等到大家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说书先生继续。

    那商人瞠目结舌望着自己的糖葫芦,望了一瞬,转头朝那姑娘看去。

    姑娘笑的阳光灿烂,张扬妩媚,扬了扬自己手中的糖葫芦,朝商人嘴边送去。

    那串糖葫芦上,串着九个半山楂。

    其中半个,被她咬掉了。

    商人抽着眼角瞥了一眼那半个山楂,然后......

    呕~~~

    朝着姑娘就直直的吐了过去。

    姑娘......

    身戴绿茶行走江湖多年,还从没遇到这种情况,惊得就朝后一跳。

    跳开,又一眼瞥到商人身上挂着的玉佩。

    那是货真价实的值钱货。

    这商人年纪轻轻相貌堂堂家财万贯,若是能嫁给他......

    姑娘一狠心,也不顾商人吐得污秽,就近身靠过去,关切的询问。

    她不问还好,一问,商人吐得更厉害了。

    “姑娘,对,对不起,我可能对你过敏,咱们的合作,还,还是算了,保命要紧。”

    商人将手里被那姑娘咬过一口的糖葫芦塞到那姑娘怀里。

    “你喜欢,你都吃了吧,我拿着恶心。”

    说完,转头走了。

    商人这一走,立刻引起听客们一片掌声。

    耶律撇撇嘴,嘀咕道:“胡扯,这世上就没有不偷腥的猫!投怀送抱的事,哪个男人会拒绝。”

    “娘子,我觉得这商人,简直是我们男人的楷模!”

    “夫人,你放心,我出去谈生意都是带着你的!”

    “我觉得这个商人做的太不对了,自己的糖葫芦被别人咬了,怎么不要赔偿就走了呢?糖葫芦不是拿钱买的吗?这要是我,必须让她赔我糖葫芦!”

    耶律目瞪口呆转头看去。

    他隔壁,坐着十来个人,不乏夫妻成对的。

    每一个丈夫脸上,都写满了浓浓的求生欲。

    耶律......

    他们都有病?

    听着说书,闻着大堂那边勾人的香味,看着身边男人们频频表现求生欲,不知不觉,时间一点点过去。

    似乎,这个火锅店就是一家正常的火锅店。

    时不时有小伙计过来请客人过去用餐,一来二去,总算等到耶律。

    小伙计热情的招呼他,“客官,您的座位安排出来了,在二楼雅间,小的这就带您过去,客官这边走。”

    “雅间?”

    耶律有些警惕的看向小伙计。

    为了不引起别人察觉,来火锅店是耶律自己来的。

    他一个人,要什么雅间。

    难道是有人故意安排?

    小伙计倒是一脸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笑道:“现在店里客人较多,一楼大堂一直没有空位,也就二楼雅间有空位,您若是想要在一楼大堂,小的就再帮您盯着些,这个位置先让给其他客人?”

    小伙计解释的不慌不忙,没有一丝错乱。

    耶律狐疑盯了他一瞬,一摆手,“就二楼雅间吧。”

    “好嘞,您随我来。”

    说着话,引着耶律上楼。

    楼上虽没有楼下那般吵闹,可一样的热火朝天的说笑声从各个雅间传出。

    小伙计引着耶律进了一间刚刚收拾干净的雅间。

    “客官,您来点什么菜?本店招牌锅底是香辣锅底混合大骨锅底,组成鸳鸯锅,既能喝汤又能满足您对口感味觉的要求。”

    耶律懒得废话,“就这个锅底,你们店里的荤素菜,每样一份。”

    “好嘞,客官您稍后,马上就为您准备齐全,客官可要喝什么酒?”

    耶律摇头,“不必了,茶水就好。”

    “好嘞!”

    小伙计笑呵呵转身欲要退下,耶律忽的又道:“刚刚你们免费送的那个,叫什么?”

    小伙计立刻顿足笑道:“麻辣小鱼干,也是我们店的招牌菜。”

    “来一碟。”

    “客官,这个小鱼干,在候客区是免费的,但是您要是单点......”

    耶律嫌他聒噪,一甩手,“让你上你就上,啰嗦什么!”

    小伙计立刻点头赔笑,“客官稍后,马上就上!”

    小伙计笑呵呵退下,很快又带着菜品折返回来。

    锅底来的也快。

    一切上齐,小伙计离开。

    耶律警惕的望着面前咕噜咕噜沸腾的红油,望着面前带着热油滚烫温度的麻辣小鱼干。

    好好的开山大礼没有如期举行,就因为全城的百姓跑到这里来参加什么狗屁抽奖。

    这是人能干出的事?

    取出一根银针,耶律朝锅底伸去。

    之后,又一样一样的去试那些菜品以及小鱼干。

    刚刚在楼下候着,这小鱼干香气逼人,他硬是忍住没吃。

    不怕一万,就防万一。

    所有的菜品全部试完,银针除了沾了油花,一点颜色没变。

    竟然没毒?

    是我想多了?

    难道这一切,不是沈励做的局?

    那开山大礼......

    瞧着并没有变黑的银针,耶律蹙眉琢磨了半天,最终扛不住火锅的诱惑。

    “我倒要看看有多好吃!”

    夹了一片羊肉烫熟,沾着麻酱小料放入嘴里。

    那一刻......

    只觉天旋地转眼前一黑。

    耶律还没有尝出这羊肉是什么味,就扑通一头栽倒过去。

    隔壁雅间,沈励面无表情盯着窗外。

    李一从外面进来,低声回禀,“大人,耶律倒了。”

    沈励点点头,依旧瞧着窗外。

    “找个机会把人带到笔墨斋,将他那些手下一网打尽,不要惊动任何人。”

    李一领命离开。

    沈励依旧盯着窗外。

    斜对面,福源酒楼三楼雅间。

    宁王府世子一身月白色锦缎长袍,坐在一桌珍馐美馔前,悠然品酒。

    这小县城的酒菜虽算不上美味佳肴,可也独具特色。

    宁王府世子一面吃着,一面悠哉的望着窗外。

    铜锅涮门前,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有趣。”

    一杯热酒入喉,宁王府世子嘴角带着笑意,盯着外面铜锅涮的牌匾。

    第三杯酒入喉,雅间大门忽的打开。

    一个随从脚步轻盈急速上前,“世子......”

    他弯下腰身,窃窃低语在宁王府世子耳边说了几句。

    原本温润如玉的一张脸,在听到随从的话之后,顿时拿着筷子的手一抖。

    那筷子从手中滑落,撞翻桌上酒杯。

    酒杯里的半盏酒一泻而下,如数洒落到他华美的衣袍上。

    宁王府世子却全然不顾,蹭的起身,夺步朝外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