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一百三十章 出狱
    既然都招了,宋奇心头的惊恐也就没有最初那么浓了。

    反倒是因为招了,心下竟然一松。

    他抬眼看着沈励,“下官已经告诉沈大人了,可否求沈大人帮个忙?”

    沈励不搭理他。

    宋奇就道:“下官离京之时,镇国公将我一家老小送到他西山别院的温泉,名为照顾,实为劫持,如今我招了苏恪的藏身地,大人可否替我救出家人。”

    沈励摩挲着手指,慢悠悠道:“可以自然是可以,只是,我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沈励如是说,宋奇心头立刻涌起巨大的希望。

    “我所有的家财,都俸给大人。”

    沈励点头,“那行。只要我回京的时候你一家老小还活着,我保证他们平安无恙从镇国公手里离开。”

    宋奇起身给沈励磕了个头,“下官谢大人。”

    这一瞬,他甚至觉得这个暗影头子,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可怕。

    “那大人,下官的罪名......”

    沈励含笑,“你的罪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全看你自己如何配合,你的价值越大,你的罪名越小,甚至,本官能让你无罪释放,就看你值不值这个价。”

    投降这种事,只有一句都不投和彻底投的区别。

    就像出轨和家暴。

    要么零次。

    要么无数次。

    宋奇甚至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把他知道的有关镇国公的事一五一十全说了。

    当然,他说了,也得到了相应的回报。

    沈励许他吃眼前的锅子,甚至还替他斟酒。

    羊肉入嘴那一瞬,宋奇只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他甚至在想,是不是他替沈励立一功,他就能算的上是沈励的人了。

    尽管得罪了镇国公,可傍上了暗影。

    以后说不定有更好的官运。

    也就是传说中的,因祸得福。

    然而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

    沈励给他吃饱了饭,转头就让庆丰酒楼掌柜的将他关到酒楼密室中去了。

    酒楼掌柜的关好宋奇,折返沈励所在的屋子。

    “大人,这人要如何处置?”

    “等抓到了苏恪,与苏恪一起秘密送回京都,让高立亲自审讯,不要走漏一丁点风声,就在西山别院那个密室审讯。”

    “是。”

    掌柜的领命,眼见沈励没有别的吩咐,又见他满面疲色,便道:“大人,属下等着就是,大人先歇会儿?”

    沈励轻轻摇头,没有说话,一手撑在桌上,手指揉着眉心,双眼微阖。

    见他闭着眼,掌柜的就没再多言,只安静立在一侧,陪沈励一起等抓苏恪的结果。

    时光流转,在这一刻似乎过得格外的慢。

    虽然他们是突然袭击,可苏恪到底是镇国公的儿子,他身边护卫必定高手如云。

    王记粮铺作为苏恪的歇脚之处,也一定是有暗桩明卫守着。

    这一次突然袭捕,他们的胜算,并非百分之百。

    而且一旦抓捕失败或者闹出太大的动静,就很可能暴露了沈励的行踪。

    沈励不管是在平洲还是在此,都是绝密的。

    京都那边,除了陛下,大家都只当他还在京都呢。

    沙漏漏着细沙,时间一点点的熬过。

    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漆黑的夜渐渐带着铅灰亮起来,外面终于有了动静。

    “大人,抓了。”

    李一一头冲进来,抱拳回禀。

    “对方护卫全部歼灭,我们重伤七人,轻伤......全都带了轻伤,不过都回来了。”

    简短的回禀,却含着多少刀光剑影你死我亡。

    沈励点点头,起身朝庆丰酒楼的掌柜的道:“把人送走,照顾好伤员。”

    说完,抬脚朝外走。

    掌柜的跟在身后,“大人要用早饭吗?”

    沈励一扬手,后背对着掌柜的,“不用了,你办好你的任务就是。”

    顿了一下,沈励又补充道:“伤员恢复需要进补,不必给我省银子。”

    “是。”

    离开庆丰酒楼,沈励打马直奔清河县。

    一夜腥风血雨,翌日一早,天光大亮,照旧是繁华人间。

    昨日周青回到县城的时候,已经是半下午,县令因着辅导孩子功课气的一头晕过去,周青便没有第一时间将周怀山从牢里捞出来。

    今日一早。

    清河县城,人潮涌动,沸反盈天。

    以赵大成为首的一票纨绔手举横幅,敲锣打鼓,游走在人潮最前方。

    横幅上,张牙舞爪几个大字:人间清白周怀山。

    立在县衙门前等着接周怀山的周青,一眼看到这几个字,顿时眼角一抽。

    神特么人间清白。

    周怀林早就准备了二十六挂鞭炮一字排开,摆在县衙门前。

    在县令当众宣布周怀山无罪释放那一瞬,赵大成和他的纨绔小伙伴同时点响那二十六挂。

    登时噼里啪啦炸了起来。

    那场面......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彩旗招展人山人海。

    周青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爹出狱竟然能掀起这么大的浪!

    鞭炮响完,正好周怀山被放了出来,跟着周怀山一起出来的,还有他身边半箱子书。

    围观百姓一眼看到那半箱子书,再看周怀山的目光登时就不一样了。

    不愧是我们支持过的周怀山。

    被人陷害,含冤坐牢,都不忘刻苦用功。

    此处应有掌声。

    周怀山出狱,足有半个县城的人都来围观,掌声惊天动地排山倒海。

    周怀山几步奔到周青身边,一脸臭屁的朝周青道:“闺女,你看我受欢迎度多高,这就是人格魅力啊!”

    不及周青开口,人群里一个哄闹的声音响起。

    “周怀山,这次被人陷害,你有什么感想,给我们说几句。”

    周怀山立刻一清嗓子。

    热闹的人群渐渐安静下来。

    “抱歉,因为我个人原因占用公共资源......”

    周怀山一开口,周青差点给他跪了。

    等周怀山说完,赵大成捧着一束不知从哪搞来的鲜花,数九寒天的送到周怀山面前。

    “山哥,让你受委屈了!”

    周怀山身后,另有两个纨绔,一人手里拿着柚子叶,一人手里端着一只火盆。

    那人将火盆稳稳放在周怀山脚前,赵大成扶着周怀山的胳膊,声情并茂道:“山哥,跨过这火盆,等着你的,就是锦绣未来。”

    那声音,仿佛在诗朗诵。

    拿柚子叶的纨绔立刻在周怀山四周挥舞起柚子叶,嘴里还碎碎念,“驱邪去霉,好运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