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小说 > 第十一章 开窍
    笔墨斋。

    忠叔给沈励添了一盏茶,立在沈励面前,垂首道:“大人,查清楚了,此女子名叫周青,就是庆阳村一个普通的农女。”

    忠叔顿了一下,又道:“若是非要找她不同寻常的地方,大约就是比寻常农女更泼辣些。”

    沈励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端着茶杯,慢慢的喝着。

    “她家里什么情况?”

    “她娘没得早......”

    忠叔将周青家的大致情况言简意赅说了,“......白日来买笔墨,她是打算让她爹读书。”

    说到此,忠叔摇头笑了笑,“想法是好的,就是太不切合实际了,书局怎么可能让她爹抄书呢。”

    沈励没开口,只是略颔首示意忠叔没事了,可以离开了。

    等忠叔一走,沈励搁下茶盏合目靠在椅背上。

    抄书......

    那也就是说,明天极有可能还要来县城了?

    藤椅上闭目躺了须臾,沈励忽的睁眼,起身走向墙角书架,抽出数本书来。

    全套四书五经抽出之后,沈励想了想,撩起衣袍蹲下,从书架最下方翻出一本带灰的书。

    书无封面,也不是什么正经书,不过是他刚到清河县的时候,令人调查过清河县令,这里面记载的是一些有关清河县令的事。

    周怀山要读书,第一场便是考童生,童生走县府考核,命题者便是县令和知府。

    书找全了,沈励抱着书去了前面找忠叔。

    忠叔一愣,不解的看向沈励,“大人?”

    沈励面无表情道:“明儿周姑娘要是来求抄书的资格,便应了她,这几本书,让她拿回去抄。”

    忠叔......

    看看书,看看沈励,看看沈励,看看书。

    不是......不是对人家姑娘没什么想法吗?

    这是又有想法了?

    忠叔眼里,冒出了期盼的热光。

    “大人,您......开窍了?”

    沈励今年十九,同龄人家里的孩子都能打醋了,沈励还是个单身。

    这要是穷苦人家也就算了,偏偏沈家不穷,在京都还是个伯府,沈励自己也有官职在身。

    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啊。

    况且沈励长得一表人才。

    可偏偏这位一表人才就是娶不到媳妇。

    究其原因,令人发指。

    京都第一美人曾看上了沈励,沈励不仅回绝了人家,还回绝的非常欠揍:太丑!

    这之后,谁敢上他家说媒去。

    沈励的亲事,都成了沈家上下的心头刺。

    作为看着沈励长大的忠叔,此刻巴巴看着沈励,唯恐得到失望的答复,手稳稳的撑住了柜台,然后,深吸一口气。

    沈励垂着眸,看不清眼底神色,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算是吧。”

    忠叔一喜,“什么叫算是?您看上周姑娘什么了?或者说,您觉得周姑娘哪里打动了您?”

    就周姑娘这村妞儿模样,比京都第一美人那可是差远了啊。

    京都第一美人,人家那是肤白貌美大腿长,琴棋书画诗酒花。

    周姑娘......

    莫非他家大人审美真的有问题?

    好在府里伯爷和夫人放话了,只要儿媳妇是个清白姑娘就行,不苛求身份。

    瞧着忠叔的眼神,沈励嘴角一抽。

    打动?

    不存在。

    他总不能说,昨天夜里周青扶他上马的时候,周青的手稳稳的托住了他的二弟吧!

    真的是,稳稳的,托住!

    那一瞬间真是......

    他上马之后,连谢都来不及说,尴尬的匆忙离开。

    可今儿又见到周青,他心里居然是激动雀跃的,很想和她说话。

    这,算是开窍了吗?

    不知怎么回答忠叔的话,沈励吸了口气,“她救了我的命。”

    说罢,沈励转头进了里屋。

    忠叔......

    所以说,您是要以身相许?

    一手托着下巴,忠叔一脸哀愁的望向了笔墨斋大开的门。

    就在这时,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大步进来。

    看清来人,忠叔顿时心头思绪一散,眼底泛着精光,迎上去,“客官,买点什么?”

    “一方徽墨。”汉子径直走到柜台处,拍下一张银票。

    “好嘞,您稍等。”

    忠叔麻溜的拿出徽墨的盒子,递了过去,“您要的徽墨,上好的徽墨,这可是我们店......”

    络腮胡子一脸嫌弃他聒噪的样子,徽墨直接揣道怀里,两根手指压着银票向里一推,“不用找了。”

    说完,转头离开。

    他一走,忠叔立刻拿着银票进了里屋。

    “大人,京都来人了。”

    沈励正回味昨晚的事,闻言眉头一蹙,接过银票。

    银票上密密麻麻写了几行字,沈励看过,将银票置于火烛之上,烧了。

    “让我们筹备杀手营,尽快开始训练,争取在一年内训练出一支精锐来。”

    沈励是暗影的人。

    暗影不属于朝廷六部,只听命于帝王本人。

    说白了,是帝王豢养的一个杀手组织。

    专门替帝王调查一些棘手的案子,除掉一些坚硬的路障。

    温润如玉的沈励,便是皇上手里一把得力的刀。

    看着银票燃尽,沈励手指在桌面轻轻叩了几下,“按照原计划行事就好。”

    原计划,他们选定了庆阳村附近的那座山作为训练基地。

    之所以选那里,一则它距离县城近,二则山上毒物猛兽多,三则那山林子太密,几乎无人上山。

    想着训练基地,沈励又想到了周青。

    没想到,他竟然遇到了她。

    这就是缘分吗?

    ......

    被沈励惦记的周青,此时正拿着周怀山写完的字看。

    作为纨绔,果然见多识广,他写的那些福字喜字,许多都是她不曾见过的。

    周怀山哭丧着脸,摆大字摊在炕上。

    “我滴天啊,我的手要断了,闺女,我明天可不能写字了,再写我的手就废了。”

    周青将这些字小心翼翼卷好,“那你明天下地呗。”

    “闺女,你就不能心疼心疼你爹我?不威胁我行吗?”

    “你的鸡熟了吗?”

    周青一提鸡,周怀山顿时一个鲤鱼跃从炕上跳起,麻溜下地。

    拿起火钳准备夹鸡,眼睛看到火灶的那一瞬,周怀山险些爆出狼叫。

    眼看着周怀山脸色僵住,周青下炕朝火灶看去。

    “噗!”

    火灶里,没点火!!!

    周怀山屁股一撅,爬炕上低低的呜呜呜起来。

    “我的鸡啊~~~”

    周青忍俊不禁拍拍周怀山的后背,“节哀顺变。”

    周怀山......“我的鸡!”

    “早早休息,明儿我不在你把论语都默写出来,另外找功夫教平子五个大字。”

    周怀山......

    暴击瞬间加倍!

    要不是看在此时夜深人静的份上,他真的想要嚎啕大哭啊。

    “那你明天一早,把鸡炖了。”周怀山转头看向周青,一脸幽怨。

    周青从灶里将鸡掏出来,“哪能天天吃鸡呢,你真想把这个家吃垮了啊,这鸡我明儿拿去送礼。”

    沈励送了她那么多东西,她无以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