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最新章节 > 第四百六十四章 父子
    石月馨唯恐明和被人冲撞到,吓得连连后退,将明和挡在身后。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

    石月馨憋着最大的力气吼,然而在已经失去理智的人群中,这声音连个水花都打不起。

    就算是打起个水花,又能有什么意义!

    明和与石月馨的随从倒是竭力护主,然而这种情况下,他们更重要的任务是拦住人群不让其冲出去。

    就在人群几乎要逼到明和脸上的那一瞬。

    千钧一发。

    一股浓烟漫了过来。

    紧跟着,周青不知道从哪冒头出来,脸上蒙着一块黑布,飞快的将两块浸湿的帕子捂到明和与石月馨口鼻上。

    与此同时,周青的随从将浸湿的帕子给了她们二人的随从。

    明和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见刚刚还围攻她们想要冲出去的百姓,晕晕乎乎一片片倒在地上。

    百姓倒地,浓烟渐渐消散。

    明和这才看到,在不远处有人正在往一处火堆上浇水。

    “什么情况?”石月馨目光扫过地上闭眼不起的百姓,下意识想要试试他们的鼻息。

    周青拦住了她。

    “刚刚的浓烟里有迷药,都晕倒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唯一庆幸的是,庄子上不知道谁备了大量的安神香。

    “把这些人带回去,以家庭为单位,全部锁了大门,不许任何人离开自己的家。”解释完,周青朝随从们吩咐。

    村子不小,村民不少,等到将所有人都安置回自己的家,已经是暮色时分。

    周家自己庄子上的人好管理,他们最初是有情绪,可三位主子做的事大家眼睁睁看着,这情绪也就消解了。

    但凡是已经发烧发热咳嗽出疹子的,全部一人一间房,单独隔离。

    余下,只要是与患者近距离接触的,也一人一间房,单独隔离。

    没有多余房间的,庆幸现在是夏日,支了棚子也能隔离。

    然后那些与患者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得,则担负起煮饭送饭巡逻的责任。

    这其中,周青明和石月馨三人的随从平分下去,个人带领一队。

    混乱的场面总算是变得井然有序。

    只是那些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村民,发现被锁在家中无法出门,一时间情绪激荡,整个村子弥漫着激烈的骂声。

    为了安抚情绪,周青明和石月馨三人,不住的轮流穿梭在村子里,扬着声音竭力的安抚大家,反复强调会一直陪着他们会有人来治病。

    只要这些村民切实意识到她们三个不会走,情绪总能平静下来。

    毕竟,扰动她们的是对未知的迷茫和惊恐,而非邪恶。

    庄子上的人挨门挨户的给他们送去饭菜,并且反复叮嘱,但凡家中有谁出现发烧咳嗽咽痛出疹子的情况,不要隐瞒立刻上报。

    京都。

    沈励收到消息,第一时间进宫。

    皇上正在御书房翻阅近三十年南诏国那边的各种资料,闻得沈励回禀,惊得手一抖,手中资料泄了一地。

    “什么?!”

    沈励神色凝重,“臣分析了一下,我们没有战乱,没有灾荒,现在又是夏末季节,并非疫情高发期,也非风寒高发期。

    这些年,京都这边,一直风调雨顺,山中野物被打的多数是野鸡野兔鹿子这些。

    突然出现这种症状极似猩红热的疫情,可能并非疫情。”

    皇上脸色铁青,等着沈励下文。

    “虽然现在第一个报上来的,是丰台的庄子那边,但是,这里未必是发病第一现场。

    那边的农家乐,经常有真定的客人光顾,而真定,曾经有过南诏国细作的联络站。”

    皇上本就惊怒的眼眸震颤,他粗重的气息一抖,“你的意思,是有人投毒?”

    沈励抱拳,“这只是臣的分析,投毒的可能性偏大。”

    毕竟,这莫名其妙出现疫情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现在,急需要做的是,排除病患,不论是疫情还是有人投毒,一旦大面积传播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这里是京都。

    一旦控制不当,极有可能引起的,是灭国!

    疫情之下,没有谁是特殊的,帝王将相,任何官位,在疫情面前,一文不值。

    这也是沈励怀疑这是投毒的主要原因。

    离得京都,太近了太近了。

    沈励回禀之后,皇上经过短暂的沉默,吩咐道:“你即刻带人去真定,真定那边,一切情况你全权处置,不必再上报!”

    “是!”

    沈励领命,转头就走。

    走到御书房门口时,顿了一下脚,回头朝皇上道:“周青,明和公主,石月馨,都在丰台的庄子那边。”

    皇上猛地抬头看他。

    父子二人对视那一瞬,沈励道:“臣直奔真定,绝不会耽误分毫,求陛下......”

    皇上一摆手,“朕不用你求!”

    沈励嘴角动了动,转头离开。

    沈励一走,皇上立刻召集六部尚书。

    是疫情还是投毒,不论哪一个,目前的症状都已经是经不住传播的。

    六部尚书立在御书房,人人神色凝重。

    “刑部带人,立刻前往真定和丰台周家的庄子,调查这次疫情的起源点,务必给朕查清楚。”

    刑部尚书领命,不敢多耽搁分毫,转头就走。

    一出宫门,迎面遇上杨天。

    “爹,什么情况?”

    刑部尚书压着声音将事情说了个大概,杨天闻言结结实实惊了一下,继而道:“爹,我和你一起去。”

    “你去做什么,不上课了?你以为我是去享福的?”

    杨天直言,“你要是去享福的,我就不去了,别说了,收拾收拾走吧,这事儿不能耽误。

    上阵亲兄弟,打仗父子兵,这种情况,你那些下属未必有我好用。”

    刑部尚书瞧着儿子的背影,忽的眼眶有点热。

    这孩子......

    比他强多了!

    御书房。

    皇上继续下发指令。

    “户部统筹银两,疫情期间一切费用国库预支。”

    户部尚书得令,却没有领命,他添了一下嘴皮,“陛下,如果这次投毒是南诏国所为,那么必定还有后手。”

    胡为岳跟着便道:“不错,南诏国很可能来一次出其不意的征战。”

    国内疫情,边界战乱。

    这是拉垮一个国家及其有效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