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最新章节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眼泪
    周青将明和那边的宴席情况完完整整的回禀出来。

    皇上一言不发的听着,等到周青说完,皇上道:“你觉得,哪里有问题吗?”

    周青不解皇上为何要问她这种问题。

    她笃定,宴席上必定有皇上安排的人在,那人也一定会原原本本将当时的情况回禀出来。

    不过既然皇上问,周青便坦言道:“宴席分开本身就有问题,臣妇问过沈励,以前有外朝使臣来,宴席是否也分席,沈励说不会。”

    皇上就道:“这次是为了联姻。”

    周青摇头,“臣妇认为,从始至终,皇后娘娘都没有真的打算把明和公主嫁过去。”

    皇上挑眉,“理由。”

    “皇后娘娘是明和公主嫡亲的母后,在此之前,她对明和公主一直慈爱,是真正的爱。

    这次突然决定让她去联姻,但一直没有表现出分毫对女儿的不舍,甚至都没有提点她远嫁他国应该注意的事项。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若说前者是为了狠下心,那后者呢?

    联姻便是为了两国利益,明和公主肩负重任又是在异国他乡,皇后娘娘就算是不担心女儿安危,总要担心明和公主是否能在南诏国站稳脚跟吧。

    只有明和公主能站稳脚跟,这联姻才有意义。

    所以臣妇觉得,这联姻,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幌子。”

    皇上眼底带着笑意,甚是满意的点点头,“那你觉得,这幌子是想要晃住什么呢?”

    周青忙低头,“臣妇愚钝,并不知晓。”

    这话她哪敢说!

    莫说妇人不议朝政,便是议论也不能在帝王面前卖弄口舌。

    皇上看着周青,嘴角扬着笑意,默了默道:“那你说说,这次宫宴这般安排,为的是什么?知无不言。”

    周青抿唇,“臣妇许是有些自大,臣妇觉得,这宫宴这般安排,是冲着臣妇。”

    “理由。”

    周青就道:“黄宸她娘会易容术,而她曾经被太后娘娘在此次宫宴中安排了重要一环。

    臣妇有理由猜测,这一环与易容术有关。

    而这次宫宴,男女宾分席,女宾席设在明和公主寝宫,其实臣妇觉得这位置并不十分合适,除非是为了吸引什么人来。”

    皇上饶有兴趣,“为何?”

    周青就道:“那是公主的寝宫,而这宫宴是联姻的宫宴,公主虽然被定了联姻,但到底尚未出阁,宴席摆在她的寝宫,实在有损公主颜面。

    但是,作为联姻的另一方,南诏国七皇子却是恰好可以因为这一点,有借口去公主寝宫,毕竟七皇子的妹妹也在宴席上。”

    皇上轻轻挑眉,目光带着欣赏和赞许,“可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周青就笑道:“如果臣妇从始至终都在宴席上,臣妇或许不会多心,可宴席开始不久,石月馨的衣裙便被宫女不慎打湿,这就很奇怪了。”

    皇上笑道:“宫女手脚粗苯,打湿衣裙不是正常?”

    周青回视皇上,您参加过那么多宫宴,宫宴上有无缘无故打湿衣裙的情况?

    反正我不信。

    事情发生的时候,没有一件被打湿的衣裙是无辜的。

    皇上被周青的目光逗得笑出声来,“你继续。”

    “而且,换完衣裙,臣妇便再也没有回到宫宴上,这本身也许不奇怪,但是若是与那易容术联系在一起,就不得不让臣妇多心。”

    “你觉得,太后那边是安排了另外一个你出现在宴席上?”

    周青便道:“许是臣妇过度看重自己个,但臣妇就是这么想,至于另外一个臣妇出现在宫宴上会发生什么,那就要看南诏国七皇子是不是真的要过来,也要看皇后是不是真的要明和公主去和亲了。”

    皇上简直想要给周青严谨的逻辑拍案击掌。

    不知周青这番分析若是传到太后跟前,太后会是什么个面色。

    “那你既然分析出来这些,当时为何还要继续留在明和那里呢?”

    周青就道:“臣妇相信臣妇的父亲。”

    皇上笑意越发的浓,“周怀山?”

    周青就点头,“进宫之前,臣妇的父亲曾经告诉臣妇,只要有他在,臣妇就踏踏实实安安心心。”

    准确来说,原场景是这样的。

    当庆阳侯染完头发之后,瞧着铜镜里自己一头橘发,由衷的感慨,“山哥,感觉我们好嚣张啊!这特么的进了宫,我擦,南诏国使团得疯了吧。”

    庆阳侯就道:“这就叫嚣张了?当年北燕使团来访,你忘了我们是怎么嚣张的吗?”

    溧德侯顶着一头紫发抢答,“我们活生生逼着北燕使团一位大人当众承认自己个不举。”

    大佛寺和尚一摸自己的秃头,“罪过啊罪过,当年真是年轻气盛啊,要是搁现在,我怎么会逼着他承认自己不举呢!”

    云庆伯白眼一翻,“是的呢,搁现在你只会揍得他当真不举。”

    大佛寺和尚一脸感慨,“可惜,我进不了宫啊!娘的!”

    周怀山顶着他一头绿发,一脚踩着椅子,一脚撑着地,耀武扬威朝周青道:“闺女,你进宫尽管踏踏实实,天塌下来有爹顶着呢,只要爹这边速度够快,你就是安全的。”

    大佛寺和尚便道:“速度快?那除了不举没有更快的了!”

    周怀山一拍大腿,“没错,只要想尽办法把话题扯到不举上就够了!”

    庆阳侯搂着周怀山的脖子,“没错,山哥,还是老规矩,让溧德侯骂他傻逼,这词儿比什么都管用!”

    大佛寺和尚揉揉溧德侯的头发,“先说好啊,骂煞笔可以,不许唱小燕子。”

    “为什么?”溧德侯当时就委屈了。

    大佛寺和尚哄他,“小燕子唱一遍太占时间,耽误救大侄女。”

    南诏国七皇子怕是怎么都想不到,他的不举,就是这么被定下来的。

    而且,定下来的人,竟然是个和尚!

    不知知道真相的他会不会眼泪掉下来!

    反正皇上听完周青的话直接笑喷了,笑的眼泪掉下来。

    笑完,朝周青道:“你倒是没有指望沈励啊?怎么,你觉得沈励没有本事保你周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