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最新章节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山哥
    刑部尚书让周青说了一肚子火。

    一个乡下丫头,倒真是牙尖嘴利的厉害!

    “我知道周姑娘对周秉德周怀海心中怀恨,你说出什么我都能体谅。

    可这里不是清河县,沈励也不是寻常什么人。

    他是暗影统领。

    周姑娘不能随意把自己的私人恩怨强加给沈励。

    周姑娘有没有想过,有周姑娘和沈励的这一层关系,不管周远招了什么,那结果都是令人怀疑的。”

    周青偏头看着刑部尚书。

    刑部尚书只当是她听进去了,压着心头火气,耐心道:“不管周远有罪没罪,不管周远犯了什么罪。

    只因为周姑娘和沈励的这一层关系,明天暗影拿出的任何结论,都是会被人质疑,是沈励在公报私仇。

    暗影若是被人扣上偏私的帽子,那沈励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将会大打折扣。

    周姑娘当真要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害了沈励好不容易熬到的地位吗!

    本官与沈励是交情不深,甚至,可能阵营都不同。

    但是,本官不忍心看着一个年轻人的大好前途就这么被毁了,希望周姑娘能好好想想本官说的这些话。

    另外,周姑娘是不是觉得自己一张嘴巴非常厉害,可以怼的沈明珠无话可说,又能张口就对本官不敬,这是一件非常爽的事情?

    本官奉劝周姑娘一句,这里不是清河县,不是所有人都是你能惹的。

    你因为逞一时之快留下的口祸,可能要沈励去做十几几十件事情来弥补......”

    就在这时,周青只觉得肩膀被人用力揽了一下。

    下一瞬,她身体便朝着左侧轻轻一偏,靠到一个结实的身体上。

    沈励不知何时出现,揽住了她。

    挺拔的男人立在她身边,眉目俊逸带着一股发自骨子里的骄傲。

    “尚书大人这话,有道理。

    不过,这话仅仅对尚书大人的女儿儿媳有用。

    尚书大人实在清闲,不妨回家敦促自己的家人不要出来惹是生非。

    免得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到时候牵累尚书大人做出十几几十件事情来弥补。”

    沈励嘴角带着一抹凉笑,眼底是轻蔑的寒意。

    刑部尚书怎么也没想到沈励会突然出现。

    他明明打听清楚了,暗影抓了一个细作,正在严刑拷问。

    沈励怎么会突然出现。

    可......

    人就在他面前。

    懵了一瞬,刑部尚书抽了一下嘴角,朝沈励拱手抱拳一下,一言不发,转头离开。

    周青噗的一笑。

    这人是被沈励活活吓走了吗?

    没再多看刑部尚书一眼,周青仰头看沈励,“你怎么突然来了?”

    沈励揽着周青,“我要再不出现,我身为男二的戏份,就被男主都抢光了。”

    周青......

    啊?

    沈励在周青鼻尖轻轻一点,“话本子里,出现次数最多的,叫男主,第二多的,叫男二,这么算来,我不就是男二嘛。”

    说着,沈励轻轻一叹,似笑非笑勾着嘴角,眼底带着一层淡淡的......幽怨。

    幽怨?

    “我还以为,娶了你,我是男主呢。”

    周青......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翻了个白眼,周青道:“吃饭了吗?”

    沈励摇头,“男二不配吃饭。”

    周青抬起胳膊朝着沈励肚子怼了一肘子。

    沈励顿时佯作受伤朝周青肩头一瘫,“唯一的男二受伤了,以后,都是男主的天下。”

    周青......

    此时,占光所有戏份的男主,正跟个老佛爷似的,四仰八叉坐在得月楼包间里。

    面前,摆了整整一桌的菜。

    周怀山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一只手端着酒盏,斜斜的瘫在那里。

    目光落在手里的酒盏上,嘴角挂着笑。

    赵大成坐在周怀山右手边,笑的活像个二傻子。

    “......知道山哥在京都安定下来,我立刻就把家里的生意安排一番,安排好了,我立刻就动身来这里找你了,够意思吧!”

    不等周怀山说话,王瑾朝着赵大成就竖起大拇指。

    “果然够意思,不过,咱们山哥也当得起你这份意思,山哥今儿是去国子监上课第二天,昨天我就打定主意,以后生死追随我山哥了!

    以山哥荣为荣,以山哥耻为耻!”

    赵大成哈哈大笑起来,“没错,就是,生死追随!”

    说完,他看向周怀山。

    周怀山眼皮动了动,敛起眼底一片情绪,抬眼朝赵大成笑道:“放屁!什么生死追随,说的好像老子要嗝屁了似的,会不会说话。”

    赵大成立刻就道:“我的错我的错,我自罚一个。”

    说罢,仰头喝了杯中酒。

    他正喝,周怀山瞧着他,道:“看在你这么心诚的份上,明儿放学,我带你去红袖坊听曲儿。”

    赵大成灌倒嘴里的酒,差点就原地呛死他。

    王瑾不明所以,一脸敬佩的看着周怀山,“山哥到底是山哥,这才来京都几天,就知道,我京都最好的曲儿就在红袖坊了。

    不过,红袖坊的曲儿好听是好听,就是弹曲儿的姑娘老了点。”

    赵大成连连咳嗽几声,眼泪都要咳出来了。

    周怀山看着赵大成,转着自己手里的杯盏。

    “说的什么话!你是去听曲儿又不是去看姑娘!老点怎么了,老点才有意思,身上故事多啊!

    那曲子弹得都格外的有内涵。”

    王瑾立刻追捧道:“对对对,我山哥说的对,兄弟走一个。”

    说着,他干了手里的酒。

    周怀山撩了赵大成一眼,慢悠悠的道:“我听说,红袖坊的这位头牌,原先还是荣阳侯府的夫人捧红的。

    说起来,我和荣阳侯府,也算是有缘。

    我竟然和老侯爷一个名字,而且,还得了他老人家的托梦,你们说神奇不神奇。”

    王瑾抬手竖起大拇指,“要不怎么说我山哥牛逼呢!山哥,来,为了你这份牛,喝一个!

    早些年,我爹和荣阳侯是好兄弟!

    如今,我和你是好兄弟!

    我们家,这也算是一脉相承了!”

    周怀山没有多喝,只抿了一口。

    王瑾倒是一口全揍了,喝完又给自己满上。

    周怀山扫了王瑾一眼,又看向赵大成。

    赵大成咳嗽了半天,好容易止住,“山哥,你以前不逛这种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