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最新章节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善缘
    沈心也抓了一只鸡脚,一边啃一边睁着大眼睛不解的看周青。

    “那叫什么?叫姐姐?那我哥不就成了我姐夫?这亲戚关系不对呀!我娘不会同意的!”

    周青......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和你哥,毕竟还没有成亲......”

    沈心立刻挥舞着鸡爪子一摆手,“嫂嫂,不瞒你说,在见到你之前,我做了个梦,梦见我哥娶媳妇了,梦里的嫂嫂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呢!

    在梦里,你就是我嫂嫂呢!

    这个梦我都做了好几年了,所以,我都叫习惯了,再改口也不是那么好改的,你就别为难我了。”

    周青......

    你是读过《红楼梦》吗!

    不过,这骗人的鬼话还真是让人听着怪高兴的。

    得月楼不愧是京都第一大酒楼。

    足足四层高的酒楼赫然耸立在鼓楼大街,占地面积足能比得上五个铜锅涮。

    仰头望着面前巍巍赫赫的酒楼,周青忍不住啧嘴。

    要是铜锅涮能做到这么大就好了。

    她们到的时候,雅间已经全部订出去了,唯有一楼大堂还剩下三个空位置。

    捡了靠窗的位置,沈心捧着菜单咕噜着口水,“嫂嫂,这个好吃,这个好吃,这个也好吃。”

    瞧着那几道菜名儿,周青吞了吞口水,“既是都好吃,要不咱们都点了?”

    沈心立刻一拍手,朝周青笑道:“嫂嫂你真好!”

    说罢,抬手就招呼店小二,噼里啪啦把菜点了,足足有十几道。

    点完,店小二就道:“两位姑娘,一共消费一百二十无两银子。”

    沈心笑眯眯看着周青,“嫂嫂,有点小贵,不过真的很值!你吃了就知道了。”

    说完,托着下巴看着周青。

    丝毫没有要结账的意思,并且一脸等待周青结账的表情。

    周青......

    “那个,你不是都准备好了吗?”

    “对呀,昨天晚上我就想好了要带你来这里。”

    周青......

    “昨天晚上你就想好要带我来这里,但是,你没有带银子,是吗?”

    沈心一缩脖子,龇牙笑道:“我哪有那么多钱呀!我每个月的银子足够我来这里吃两顿,这个月,我已经来了两次了。

    再说了,跟着嫂嫂出门,当然是嫂嫂付钱啊!”

    周青......

    难怪刚刚要说嫂嫂你真好了!

    我怀疑你叫我嫂嫂,根本就不是因为你哥,你就是想让我付钱!

    看在那份卤鸡脚的确好吃的份上,周青付了钱。

    “那卤鸡脚你是从哪买的呀?”

    等菜功夫,周青与沈心闲聊。

    沈心给周青斟了茶,笑道:“买什么呀!我自己做的!”

    “你做的?”

    沈心骄傲的点头,“嗯,我做的,比外面卖的可好吃多了!就我做的卤鸡脚,我祖母一顿能吃十二只。”

    周青......

    这她倒是信!

    自从见识了老夫人徒手啃猪蹄,她对古代大户人家老年人的食肉水平彻底改观。

    以前,她印象里的古代富足人家老年人,都是《红楼梦》里贾母那种的。

    晚上多吃半个桃都得请大夫来开消食药。

    “你和谁学的呀?”呷一口热茶,周青颇有兴趣的问。

    “没和谁学,我自己琢磨出来的。

    我打小爱吃肉,吃饭又挑嘴,所以从七八岁起就爱自己琢磨着做点吃食。”

    说着,沈心一脸臭屁的一噘嘴。

    “可能是天赋异凛吧,我做的都好吃,不光是卤鸡脚,我卤的鹅掌鸭信也好吃,我做的小点心也不错呢。”

    周青忍俊不禁,嘴角微扬一笑,却忽的又蹙眉。

    昨日吃饭,老夫人啃猪蹄,广平伯夫人啃鸡腿,沈心吃肥肠,广平伯好像也是啃鸡腿。

    唯有沈励......

    似乎对肉食没有什么兴趣,只夹了些杏仁青菜吃。

    “你做的卤鸡脚,你哥爱吃吗?”

    沈心立刻翻了个大白眼。

    “别提我哥了,我们家,就他一个奇葩,不爱吃肉!我就纳闷了,这世上竟然还有人不爱吃肉!

    还有,嫂嫂你知道吗?我哥居然对荔枝过敏!

    我的天哪!

    荔枝多么好吃的东西啊,他居然还过敏!

    而且,就连荔枝味的糕点他都碰不得。

    一吃身上就起红疹子,可怕的很!”

    周青微蹙的眉心又加重几分。

    “家里其他人不过敏吗?”

    沈心摇头,“当然不,我们都可爱吃荔枝了!”

    周青心头不禁嘀咕。

    过敏这东西,不是遗传的吗?

    正说话,店小二招呼着前来上菜。

    第一道便是一盆色香味俱全的水煮清江鱼。

    鱼味鲜嫩,椒味袭人,辣味霸道!

    才一摆上桌,周青的味蕾便被这麻辣鲜香的味道刺激的兴奋起来。

    一筷子鲜嫩麻辣的鱼肉入嘴,一瞬间什么乱七八糟的心事都没了。

    满脑子就剩两个字:好吃!

    然而,这两个字还未及在脑子里成形儿,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便在周青耳边响起。

    “你就是周青?”

    这声音忽然出现,吓了周青一跳。

    手一哆嗦,手里筷子稀里哗啦落在桌上。

    嘴里含着才入口的鱼肉,周青转头朝声音方向看去。

    入目就见一个身着锦缎的矮胖老妇人立在她身边。

    随着她转头看去,那老妇人眼睛徒然增大,眼底震愕之色浓郁极了。

    周青嚼了嚼嘴里的鱼,朝那老妇人点头,“认识?”

    老妇人盯着周青,眼睛几乎都直了。

    沈心咳了一声。

    “我若没记错,您是大理寺卿家黄夫人跟前的嬷嬷吧,您这样盯着我嫂嫂看,可是不太礼貌呢!”

    周青心跳一突。

    大理寺卿?

    沈励说,沈明月就是大理寺卿家的小姐。

    怎么!

    这是听说她长得像沈明月,大理寺卿的夫人派人来瞧她了?

    周青心头顿时生出一股在动物园的感觉。

    “瞧的如何?我像您府上的小姐吗?若是瞧好了,不如现在就回去回禀吧。

    若是没瞧好,我也不准备让你瞧了,毕竟脸是我的,再看就收费了。”

    周青沉着脸,随着话音落下,当真转头用手挡住自己半边脸,然后捡起筷子夹鱼吃。

    那嬷嬷仿佛忽然醒神似的,扯嘴朝着周青歉意一笑。

    “唐突姑娘了,是老奴的不是。”

    说着,她将手里提着的点心盒子朝桌上一搁。

    “姑娘的确与我们府上的小姐有几分相似,我们夫人说,这都是千年难遇的缘分,既是遇到了便要珍惜。

    这是一点心意,我们夫人想与姑娘结个善缘,还望姑娘莫要嫌弃。”

    周青狐疑瞥了一眼那点心盒子,没有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