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抱回
    “为什么不行?丑媳妇都要见公婆的,何况你又不算多丑。”

    周青扬手跳脚,朝着沈励脑袋啪的一巴掌。

    “去你大爷的不算多丑!我这是盛世美颜!”

    沈励一搓额头,忍俊不禁,“对对对,盛世美颜。”

    周青翻个白眼,“我不去。”

    “为什么?”

    “我这去,算什么啊?”

    “什么算什么?”

    “你说什么算什么?”

    “你算我即将进门的媳妇呀。”

    一众暗影......

    老大不要脸,老大不要脸,老大不要脸!

    周青哼哼道:“这话,也是刚刚吓唬宁王才那么说的,正儿八经的还没个谱呢。”

    沈励一把拉了周青的手,神色严肃,“什么叫没个谱,你就是我即将进门的媳妇。”

    “可这不是还没有进门嘛,而且......反正我不去,让李二送我回去吧,我爹肯定要急死了。”

    “要回也是明日天亮再回啊,再说......”顿了一瞬,沈励双手捧起周青的脸颊,两人四目相对,“留在京都好不好,我把师傅和三叔他们接来。”

    “我爹要考试。”

    “我可以把师傅学籍转过来。”

    “我还没有买房置地。”

    “我有。”

    “我还没......”

    “我都能办。”

    周青......

    眨眼大眼睛望着沈励,沈励深邃的眼底是柔情蜜意。

    “让宁王世子这么一闹,到处都知道,你周青就是我沈励的未婚妻,你们留在清河,不太安全,那里离的镇朔军太近了。”

    沈励看着周青,语气柔和几近恳求。

    “来京都,无人敢动你们,起码不敢明目张胆,好吗?”

    两人正说话,一道孱弱的声音忽的插了进来,“沈大人。”

    周青和沈励齐齐转头,朝着声音方向看去。

    石月馨咬着嘴唇盈盈走上前,一双杏眼含情,目光黏在沈励身上,眼底似是带着泪花。

    “好久不见沈大人,大人这是在办案吗?”

    她一眼不看周青,只朝沈励道。

    说着,一笑,“也不知道我外祖母的案子,沈大人可是有眉目了,这几日我们实在焦心的很。”

    沈励一敛方才对周青的似水柔情,面无表情道:“福瑞长公主一案,目前是刑部和京兆尹在审查,并未移交暗影,石姑娘若是惦记可以去刑部一问。”

    说完,转头打横抱起周青。

    他抱得突然,吓了周青一跳。

    “若无他事,我带我夫人先行一步。”

    朝石月馨点了个头,沈励抬脚离开。

    石月馨瞠目结舌看着沈励抱起他一侧的姑娘,只觉心像是让人拿剪子剪了一个口子。

    脚下步子一软,不由向后一个踉跄。

    幸亏身侧婢女及时扶住。

    “小姐。”

    石月馨怔怔望着沈励离开的背影,眼底的泪哗的就落了下来。

    刚刚进宫,她并未如愿见到皇上。

    外祖母已经失踪数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家里已经乱成一团糟。

    现在......

    “沈励刚刚说什么,他说那是谁?”

    一侧婢女扶着石月馨,没敢开口。

    石月馨流着泪,摇头,“他说那是他夫人是不是?怎么可能!他都没有成亲,哪来的夫人!”

    “小姐,先回府吧。”

    石月馨流泪的眼底,倏忽间狰狞起来,“你去给我查,那个该死的女人到底是谁!”

    “是,奴婢去查,小姐先回府吧,夫人又要着急了,这几日夫人总是睡不安神,好容易吃药有些用了,您再让她担心,又该睡不着了,先回吧。”

    石月馨不甘又愤怒的望着沈励的背影,死死捏了捏手中帕子,转身上轿。

    此刻,与石月馨一样想要知道周青身份的,还有宁王。

    沈励一走,宁王立刻召了大夫给宁王妃检查伤势,随及便招来世子的随从。

    “那女人,到底是谁?”

    面色铁青,宁王坐在书案后,全身上下迸发着滔天怒火,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问。

    他这辈子,还从未像刚刚那般屈辱过。

    居然被一个十几岁的毛丫头给牵制住了!

    人没杀死,还赔了五十万两银子!

    那赔的是五十万两银子吗?

    那是宁王府的颜面!

    还有沈励......

    双目喷火,瞪着世子的随从。

    随从原本想要替世子保守秘密,可瞧着宁王这样子,只怕他不说宁王能立刻折断他的脖子。

    犹豫一瞬,随从便道:“周青是宣府清河县庆阳村的人,于今年因为她爹考中童生,一家子搬到清河县县城。

    的的确确与沈明月没有半分关系。

    至于她和沈励的关系,奴才当真不知。

    不过,端康伯府入赘的女婿周远,倒是周青的大哥。”

    “大哥?”一提周远,宁王顿时嫌恶的皱眉。

    随从道:“周远的爹周怀海与周青的爹周怀山是亲兄弟,不知因为什么缘故,他们断绝了关系。

    如今周怀海带着父母与周远在京都。

    周青他们在清河县。

    之前周怀山参加科考,周怀海还蓄意破坏过,这事在清河县几乎人尽皆知。

    另外,胡为岳被贬期间,曾在周怀山创办的怀山书院任教几日,所以二人关系非同一般。

    上次宋奇妄图用周怀山扳倒胡为岳,结果反被暗影缉拿。”

    对于胡为岳,宁王从来不将他当做敌人。

    胡为岳被贬也好复职也罢,对他的大计并无多大影响。

    倒是镇国公那边......

    镇国公中毒身亡,如今镇国公府和镇朔军,真正说话管事的,是镇国公的长子苏珩。

    暗影调查镇朔军倒卖军需一事,镇国公府与暗影必定是势不两立。

    而端康伯府又是镇国公府的铁杆追随者。

    周怀山虽然与周怀海断绝关系,可到底爹娘还在,这血脉亲情哪能那么容易就当真断了呢!

    一旦沈励娶了周青......

    呵!

    他就不相信,沈励堂堂暗影统领,会当真要娶一个毫无背景毫无势力的女人为正妻。

    但凡大家子女成亲,必定讲究门当户对,为的就是双方借势彼此互惠。

    思绪辗转,宁王面上挂出一抹冷笑,啪的拍案而起。

    “准备一下,本王即刻进宫。”

    沈励不是说,那周青是他未过门的正妻吗?

    他倒要看看,当真一道圣旨赐婚,他沈励敢接吗?

    周青代表的,可是整个周家。

    周家依仗的,可是周远。

    而周远背后,则是端康伯府,是镇国公府。

    他沈励,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