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拒绝
    周怀山认罪,不光宋奇震惊,庆阳村的村民们都震惊了。

    他们绝不相信周怀山能做出那种事!

    族长匪夷所思看着周怀山被带下,转头朝县令道:“大人,怀山绝对不会做那种事啊,这案子疑点重重,恳请大人重新审理啊。”

    外面庆阳村的村民求情声一片。

    赵婆子眼见周怀山被判了罪,得意起来。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周怀山揣着什么黑心肝!”

    族长怒目瞪着赵婆子,有些话他在这里不说,但不代表回了村他什么都不做。

    有周怀山才有怀山书院,庆阳村和知府大人才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没有周怀山,庆阳村就只是庆阳村。

    他决不能让周怀山就这么被判了罪。

    族长扑通跪下,哽咽道:“大人明察,周怀山他一定是清白的,草民恳请大人再重新查一查吧。”

    宋奇低头看着族长。

    沉默一瞬,宋奇眼底一抹精光闪过,再看县令,便道:“既是这么多人都替周怀山求情,本官倒是有点怀疑他是否当真作案了。”

    宋奇这话一出,陈光他们嗖的看向宋奇。

    周怀山做没做案你不知道啊!

    你让我们来坑周怀山,现在周怀山都认罪了,你又说这话?

    玩呢?

    迎上陈光他们的目光,宋奇咳了一声。

    “本官身为学政,有责任有义务保护本省学子,可周怀山他虽是怀山书院的院长,但到底也是我省一名学子,他这案子......”

    顿了顿,宋奇一脸刚正不阿的道:“既是这么多人说周怀山冤枉,说不定,周怀山背后,另有主谋,他不过是被人利用了。”

    县令......

    这是喂亵案不是凶杀案谢谢!

    这三个人说周怀山喂亵了他们,周怀山自己也认了,你给我来了个另有主谋?

    这玩意儿怎么另有主谋?

    随你吧。

    官大一级压死人,你说另有主谋就另有主谋。

    县令一脸慈祥的朝宋奇一笑,“好的,下官都听大人的,既是大人觉得另有主谋,那这案子,就继续再审?”

    宋奇......

    这话听得怎么那么别扭!

    赵婆子......

    这都定罪了,怎么就又要重审了?

    那万一周怀山又被无罪释放,到时候,我咋办?

    赵婆子惊恐的看向族长。

    族长回她阴冷一瞥。

    赵婆子腿一哆嗦,扑通跌坐在地......

    一旁成武娘满掌心都是后怕的冷汗。

    热热闹闹的公堂审案,就这样不伦不类奇奇怪怪的落幕了。

    那些原本打算憋足了劲儿要在公堂前闹一场的清和书院学子,一个个义愤填膺。

    当初孙瑾在府试中被逐出考场,他们清和书院可是跟着丢了个大人。

    原想着只要干倒周怀山,清和书院也算是略略扳回一局。

    说不定到时候能趁机把当初孙瑾的锅甩到周怀山头上,这样孙瑾和清和书院就都清白了。

    可现在,明明一直向着那三个学子的学政大人忽然当堂变卦。

    这真是令人愤怒呢。

    不管旁人如何,此刻周青瞧着宋奇,倒是越发笃定,宋奇的目标就是胡为岳。

    她爹只是宋奇扳倒胡为岳的一个跳板。

    她爹突然认罪,打乱了宋奇的安排,才逼得宋奇当堂做出这种反应。

    安排被打乱,那宋奇之后要如何呢?

    摸摸下巴,周青转头打算去牢房和她爹汇合。

    “青姐。”

    周青正要走,成武喊住了他。

    几步走到周青面前,成武局促又尴尬的扯了扯嘴,目光飘忽在周青左右,就是没有勇气看她。

    “那个,青姐,你......你那病,吃药管用吗?”

    周青......

    我那病?

    哦,喜欢女人啊!

    忽的反应过来成武在说什么,周青悲伤的摇摇头,“药石无效,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你莫要耽误了自己。”

    周青拍拍成武的胳膊,一脸长辈对晚辈予以厚望的表情看着成武。

    成武深吸一口气,沉沉叹出。

    “那个小老板呢?他知道吗?”

    周青就哀叹道:“他知道,不过,他喜欢男人,所以,我们还算处的不错。”

    成武......

    这一刻,内心所有的震惊都化作一句浓浓的,“我擦!”

    周青......

    正说话,成武娘从后面走来,一把拉了成武,怒目瞪着周青,“离我儿子远点!”

    成武就扯了扯他娘的胳膊,“青姐,你走吧,你放心,县令大人要是再问怀山叔的事,我们保证都替怀山叔说话。”

    周青朝成武感激的点点头,“多谢了。”

    说罢,转头离开。

    她前脚一走,成武娘跳脚给了成武一巴掌,“你个傻大个,都让她欺负成啥了还要......”

    成武望着周青的背影,红着眼眶哽咽道:“娘,别说了,青姐她......她......嗐,娘,我同意和刘家村儿的姑娘相亲。”

    成武娘正骂骂咧咧,忽的听到这一句,喜得差点没站稳。

    他儿子突然开窍了?

    这厢,他们母子说着话回村。

    那厢,周青直奔牢房处。

    然而这次牢头却是没有放周青进去。

    学政大人有令,案件二审期间,不许任何人探视周怀山。

    纵然有徐峰的那层关系,牢头也不敢违背学政大人的话。

    见不到周怀山,就不知道周怀山到底什么打算。

    他刚刚认罪是仅仅怕挨刑法还是有别的什么盘算?

    亦或者,单纯的想要通过这个方法彻底绝了他自己的科考路,从此再也不用读书了?

    周怀山倒是做得出来。

    并且这更符合他的行为。

    可......

    不行,不管为了什么,决不能让她爹就这么毁了他自己!

    周青一面从牢房折返朝家走,一面脑子飞快的转着,琢磨着应对之策。

    正走着,迎面碰上绣坊老板。

    “周姑娘。”

    一句喊将周青从沉思中唤醒,周青错愕抬头,看到绣坊老板正立在她对面。

    手里拿着一张单子,几张银票。

    挑眉看了一眼那银票,周青朝绣坊老板道:“您这是......”

    绣坊老板也不多客气,开门见山直接道:“之前我和周姑娘签订合约,是看在周怀山的人品的份上,才给你那么高的分成,如今周怀山做出这种令人不齿的事,我们绣坊不想再继续这合作了。”

    说着,他将单子和银票塞到周青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