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认罪
    衙役得令,放了成武进去。

    一上公堂,成武抱拳作揖,行礼道:“草民成武,是她的儿子,家住怀山书院旁,从未见过周怀山去过怀山书院。”

    县令便道:“公堂上的证词,可是要被当做口供记录的,不得弄虚作假。”

    “草民不敢,但周怀山的确是从未去过怀山书院。我娘刚刚的话,做不得真,如族长所言,我娘就是记恨周怀山不肯将周青嫁给我。”

    县令......

    来了个大义灭亲的?

    成武娘都要被成武气死了。

    “那小贱人都住到那小老板家里了,你还替那小贱人说话?”

    成武气急败坏道:“娘,咱不能坑怀山叔啊。”

    成武娘啐了周怀山一口,“什么叫坑他,他就没有坑咱们?你好好的人怎么就成现在这鬼样子了,难道不是他们坑的?”

    县令......

    外面围观群众......

    话题已经成功跑偏。

    县令不得不清了清嗓子一拍惊堂木,“本官再问一遍,你们当真见过周怀山对这三个学子做过什么不雅的事吗?”

    成武死死拽住他娘的胳膊,“没有。”

    儿子强势护着周青,当娘的心里再气,也不敢在公堂上和成武吵起来。

    再说,她也有点心虚。

    虽然旁边可能坐了个大官,可万一这大官和周怀山是一伙的呢。

    毕竟胡为岳都是知府了。

    做官的不都是官官相护。

    满目恨意,成武娘瞪着周怀山,没有开口。

    赵婆子一直暗暗观察着宋奇的面色,眼见成武如是说,宋奇面上似乎带着不悦,赵婆子眼珠一转,笃定道:“我见过周怀山带着他们去玉米地。”

    “你确定?你的话是要负律法责任的,如果是诬陷,那么是要坐牢的?”

    赵婆子顿时怂了。

    县令带庆阳村的村民上前作证的时候,宋奇倒是没想到会有人去污蔑周怀山。

    毕竟他已经安排了清和书院的学子来压场子。

    完全不需要去收买这些乡巴佬。

    没想到,倒是有意外收获。

    正好,这婆子一口咬定周怀山,倒是省了他的麻烦。

    不及县令开口,宋奇起身缓缓走到公堂当中。

    “县令大人这案子断的,似乎很是偏颇周怀山啊,人家都亲口说了,亲眼见到周怀山带着人去玉米地,你怎么要反复威胁她呢?”

    赵婆子得了这话,梗着脖子点点头,“我真的看到了。”

    县令就道:“你是何时看到的?”

    赵婆子就道:“就是刚刚收完玉米还没有割秧子那阵,具体哪天我忘了。”

    反正她记得,怀山书院就是那阵子改名叫怀山书院的。

    赵婆子这话一出,旁边三个学子脸色白了白。

    他们是冬天去的怀山书院。

    他们去的时候,玉米地早就只剩下茬子了,哪来的玉米秧子。

    不敢再让赵婆子说下去,陈光立刻朝学政道:“大人给学生几个做主啊!周怀山多次对我们实施侮辱之事,这是千真万确的,要不然怀山书院不收束脩,学生几个岂会恩将仇报,莫名诽谤。”

    随着陈光语落,外面宋奇早就安排好的清和书院的学子摇旗呐喊。

    “严惩凶手!”

    “严惩周怀山!”

    “玷污圣贤,不配为人!”

    在外面学子的呼啸下,宋奇转头看向县令。

    “大人,你这样断案,可断不出什么真相来,没有人证物证就视为案件没有发生吗?那要闹出多少冤假错案。”

    说罢,宋奇也不等县令开口,霍的转头,怒目瞪向周怀山。

    “周怀山,你若是执意不肯招认,就莫要怪本官......”

    这下,不等宋奇语落,一直沉默的周怀山立刻就道:“我认罪!”

    宋奇......

    啊?

    你认罪?

    宋奇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那句被周怀山打断的话就像是一根坚硬的鱼刺,刺在嗓子眼。

    他想说,你要是不认罪,就莫要怪本官动刑法!

    他要打周怀山板子!

    他就不信,周家人还坐得住!

    可......

    周怀山认罪?

    眼角一抽,宋奇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周怀山。

    周怀山真诚望着宋奇,“大人是不是想说,如果我不认罪,就要板子伺候?大人,识时务者为俊杰,我认罪。”

    宋奇......

    这特么是个什么奇葩!

    你没做过的事你认哪门子的罪!

    读书人的骄傲和尊严呢?

    这一刻,宋奇只想上前给周怀山几脚。

    这不争气的玩意儿,谁让你认罪了!

    你在牢房里还要坚持苦读的不屈精神呢?

    深吸一口气,宋奇重振旗鼓望着周怀山,“你以为认罪就是嘴上认罪吗?”

    周怀山立刻道:“我签字画押。”

    宋奇盯着周怀山。

    他就不相信这个庄稼汉真敢签字画押。

    一旦认罪了,那就意味着他要被剥夺童生身份,被取消考试资格,一辈子就毁了。

    他疯了吗?

    一抬手,宋奇道:“罪状呢?拿给他,让他签字!”

    县衙一个衙役转头朝县令看去。

    县令看看周怀山,看看外面的周青,忍不住当众摸了摸后脑勺。

    有点迷惑啊!

    怎么周青和周怀山都不着急呢?

    一时间不明白周家人有什么打算,又想着昨日徐峰递来的那些话,县令犹豫一下,向衙役点了点头。

    罪状铺到地上,周怀山犹豫都没有犹豫,拿起旁边的笔刷刷就签字了。

    签完,周怀山真诚的看着宋奇。

    “大人,我签完字了,可以给我定罪名了。”

    宋奇一脸表情活像是当众吃了屎。

    这特么......

    你认罪了,让我怎么办!

    我还打算拿你去威胁胡为岳,让胡为岳陷进一个渎职的罪名呢!

    这真是哔了狗了。

    宋奇没好气瞪着周怀山,“你既是认罪,从即日起,你便不再是童生,也无资格再参加科考。”

    周怀山微笑点头,“好的。”

    宋奇看着周怀山的笑容,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衙役将罪状递给县令,县令低头看了一眼,眼角一抽,朝周怀山看去,同时飞快的将罪状收好。

    “既是犯人伏法,押下去!”

    周怀山被带下,县令朝宋奇道:“大人,案子已经结了。”

    宋奇心里堵得想要原地裂开。

    他苦心布了个大局,又是安排学子及其家人,又是安排清和书院的学生示威,现在,唱戏的就只有他自己?

    周怀山认罪了,他该怎么办!

    怎么就能把周怀山和胡为岳牵扯到一起去了!

    不行!

    周怀山这罪,不能就这么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