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爹你今天读书了吗苹果小姐最新章节 > 第五十六章 揭穿
    小伙计客气笑道:“不能退的,不过,咱们店可以提供免费打包。”

    周青转头就朝沈励看去。

    家里有矿啊,你这么嚣张!

    沈励笑的一脸温柔。

    “一直想请师傅和青姑娘来这里吃饭,总不得机会,好容易今儿师傅双喜临门,我就多点些,也算是我做徒儿的心意。”

    周青......

    这是些吗!你对些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见惯名场面的纨绔山,很快从震惊中冷静下来。

    抱臂看着沈励,“你是不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追我闺女。”

    周青被周怀山这话雷的差点下巴掉了。

    “爹,你又瞎说啥!”

    说完,转头朝沈励狐疑看去。

    你别不是真的想要追求我吧?

    沈励......

    “当然不是,师傅你多心了。”

    周青大松一口气,吓死她了。

    好兄弟不做,非要谈情说爱,这是正常人该做的事吗!

    周怀山脸一沉,啪的一拍桌子,“不是?我闺女哪里不好,你为什么看不上她?”

    周青......

    沈励眼角一抽,难道我说是?

    我要说是,您一定会抄起凳子砸我头上的。

    “师傅,我目前对青姑娘,只有兄妹之情,别无他意,昨夜的事,实在是事发突然不得已为之。”

    沈励一脸诚恳的解释。

    周青扯了周怀山一把。

    “爹!人家沈励天天辅导你读书不说,今儿为了庆祝你赢了比赛还专门破费,你咋老针对人家,他可是你徒弟。”

    周怀山哼哼道:“我闺女,十里八乡一枝花,看不上我闺女的,都是眼瘸!”

    说完,周怀山抓起筷子夹了一片水煮鱼。

    “闺女,吃!”

    浑然不觉自己生气的有些莫名其妙。

    当爹的嘛。

    又怕狼崽子惦记自己闺女,又怕没有狼崽子惦记自己闺女。

    真是艰难!

    周青歉意的朝沈励笑道:“我爹他......你别介意。”

    沈励一双眼睛温柔的看着周青,轻轻摇头,“不会,快吃吧,一会儿冷了。”

    这菜点都点了,对沈励表达感谢的唯一方式,当然是敞开肚皮吃了!

    这厢,三人大快朵颐。

    那厢,周怀山得了七百两银子却转头在福顺酒楼点了全酒楼所有菜的消息,一眨眼就传出去了。

    酒楼外面,几个地痞流氓没好气的吐了嘴里叼着的干草棍,气咻咻转头走了。

    他们原本还打算跟踪那乡巴佬,然后趁机打劫了他。

    谁能想到。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得了那么一笔巨款,居然一顿饭吃了!

    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福顺酒楼,一楼大堂。

    赵大成黑着脸坐在那,他周围,围了一圈狐朋狗友,人人手里提溜着个蛐蛐笼子。

    “要说这乡巴佬的手艺,真是不赖,瞧瞧这活儿做的多精致。”

    “是啊,你们看,我这笼子居然特么的还带着个门儿,他居然还给蛐蛐留了个门儿,真他娘的会想。”

    “你那带门儿的算啥,我这带窗户!”

    “我说,大成,你要不也求他给你也编一个?”

    赵大成黑着锅底脸瞪了那人一眼,咬牙切齿,“滚!”

    一群纨绔哈哈哈大笑起来。

    “快看快看,乡巴佬下来了!”

    正笑着,一人眼尖,看到周怀山从二楼楼梯朝下走。

    赵大成嗖的转头看过去,一眼看到周怀山,赵大成恨不得冲上去直接咬死他。

    周怀山一行人倒是没有注意到赵大成,三人开开心心下楼。

    一顿饭吃了将近五百两银子。

    结账时,周青眼睁睁看着沈励交钱,心疼的扯住沈励的衣袖,“以后可不能这么破费了。”

    沈励看着周青,很想抬手摸摸她的头。

    然而,不能。

    “好吃吗?”

    周青皱着脸,“好吃啊,但是也好贵啊!”

    沈励笑道:“好吃就值,不贵。”

    周怀山身子一横,插到沈励和周青中间,“已经打包好了。”

    尽管沈励说他没那想法,但是,也得防着点!

    点了酒楼所有的菜,结果就是,剩菜足足放了半车!

    从酒楼出来,沈励牵了骡车,“师傅还想去哪转转?”

    “别转了,回去还得走半天呢,见到这么些好吃,平子准能乐出屁来!”

    三人说着话,上车开拔。

    周怀山正要朝车上爬,一个乞丐端着一只破碗走了过来。

    “大爷,行行好吧,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饿的连碗都端不动了!”

    周青闻言,拿起一盒剩菜就要给他,转头就见周怀山从乞丐手里接过了他乞讨的破碗。

    “行吧行吧,我这人心善,你端不动,我替你端会儿,你歇歇。”

    周青......

    沈励......

    !!!

    乞丐......

    ???

    乞丐瞠目结舌看着周怀山,嘴角一抽。

    周怀山扬着下巴,讥诮的看着乞丐,然后伸手将乞丐碗里的铜板抓了一把,塞到自己兜里。

    周青......

    沈励......

    ???

    乞丐......

    !!!

    铜板装完,周怀山冷笑道:“这下碗轻多了,你去乞讨吧。”

    乞丐震怒之下,一把抓住周怀山的胳膊,“好啊你,看着憨厚老实,你居然连乞丐的钱都抢。”

    乞丐伸手,周青蹙了蹙眉,忽然明白周怀山刚刚为何那么做了,不禁嘴角微扬。

    她爹纨绔归纨绔,但聪明是真的。

    周青抱臂坐在骡车上看戏。

    沈励看了周青一眼,转手拿出一包炒花生递过去,“吃吗?”

    周青......

    终于憋不住,发出了内心深处的疑问。

    “你家是有矿吗?”

    沈励怔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周青的意思,含笑点头,“有两处,不过矿品不是特别好。”

    听着沈励诚实的话语,周青接花生的手差点闪断。

    “真有?”

    “唔。”

    周青......

    得!

    有矿少年惹不起!

    他俩说话的功夫,四下看热闹的围了过来。

    围观群众愤怒的看着周怀山:太让我们失望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乞丐还在揪着周怀山的胳膊嚎啕怒骂。

    周怀山等人围观的差不多了,忽的伸手,朝乞丐的脸上一把抓去。

    乞丐没防住,在围观人的惊呼声中,他脏兮兮的胡子一把被扯掉。

    围观群众......

    刚刚周怀山突然冲乞丐下手,他们心中激荡的怒骂已经要脱口而出了。

    结果......

    胡子是假的?

    脱口而出的话直接就闪了舌头。

    “赵大成?”

    有人反应快,认了出来。

    “真是赵大成!”

    周怀山将破碗塞到赵大成怀里,“你找别人玩去吧,我还要回家读书。”

    说完,周怀山一脸憨厚的爬上骡车。

    在一群围观群众的指指点点中,赵大成眼睁睁看着周怀山坐着骡车离开。

    下垂的拳头,死死捏了捏。

    没有坑成周怀山,还赔了一碗铜板!

    尤其是周怀山最后一句“你找别人玩去吧,我还要回家读书”那眼神,那语气,深深的扎心!

    扎了他一个纨绔的尊严。

    “周怀山!”咬牙切齿,赵大成念出周怀山的名字,“回家拉稀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