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名厨 > 第1021章 真假钟馗!
    蒋国俊被四人带入一辆七座商务车,行驶了大约三个多小时。

    车内的气氛始终很严肃,四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蒋国俊不时地会朝窗户外看一眼,猜测自己在哪儿。

    从高速的指示牌来看,自己应该是从云海进入了淮南省,经过了淮南南进入淮南中。

    蒋国俊的心情很复杂,他想了很多对策,究竟是招还是不招。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抗不过严苛的审判,所以招是肯定的,但是招多少,要牵扯几个人,他必须要注意尺度和分寸。

    倒不是害怕供出很多人被报复,而是自己供认得越多,罪行就越大。

    但是,他知道“调查组”肯定不会让他轻易过关。

    他听过很多经历过调查的人,虽然不至于死,但肯定要被剥一层皮。

    很多被调查的人,被关了一两个月,承受不了压力,选择自杀。

    尽管如此,蒋国俊还是有侥幸心理,或者自己交代了,会对自己宽大处理?

    患得患失,忐忑不安,未知恐惧,迷茫错乱,盘桓在蒋国俊的心头……

    来到一个乡镇的小旅馆,早已有人等候多时,将他带到了三楼的房间,房间里的电视机和电话都被拔了线,面积很小,很压抑。

    为首的那个男人从外面走入,将一张纸和一支笔拍在了桌面上,沉声吩咐道:“现在开始坦白交代,记住一定要事无巨细,否则,你出不去,我们也得盯着你。”

    言毕,那男人离开了房间,房间内还留着一人,他坐在椅子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盯着自己,防止自己会做出什么偏激的行为。

    说得直白一点,是怕自己想不开,畏罪自杀。

    他们高估了自己,自杀是不可能的,他的求生欲望很强烈。

    认命地叹了口气,原本以为能够在老丁牵连出自己之前,就能够顺利出国,现在看来,自己终究还是没有逃得了这一劫。

    自己真的要全部招供吗?

    当然不能,尽量写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如此能够既给对方一个正确的态度,能争取减刑,也不至于让自己量刑过重。

    三个小时之后,发号司令的那个男子再次进入房间,见蒋国俊洋洋洒洒地写了三页纸,迅速浏览了一番,将纸拍在了蒋国俊的脸上。

    他勃然大怒,“你就用这种态度来应付我们这些干部?你以为我们这些干部都是吃素的?不掌握足够的证据,敢把你带到这儿来?给我好好反省,遗漏一处都不行。”

    蒋国俊眼中露出委屈之色,他已经尽可能地利用自己的文笔,将认罪书写得足够煽情与真诚。

    当然,认错的感情是够了,但对自己罪行供认肯定不够。

    蒋国俊意识到这帮“调查人员”没那么好糊弄。

    轻轻地叹了口气,蒋国俊拿起了笔,换了一支笔芯,继续开始痛陈自己的错误。

    自己第一次收到大红包是一个会员单位想请自己给一个低折扣价格购买宣传位,他原本是不同意的,但他们的公关人员太厉害,一顿饭就将自己搞定了。

    其次是自己亲戚开的那家广告公司,这么多年来所获得的盈利,全部转移到了国外,那是自己出逃最大的底气。

    还有跟梁茵等女人的关系,很多人说自己将食味变成了自己的后宫,虽然没那么夸张,但他的确和几个女同事存有特殊的关系。

    蒋国俊尽量降低问题的严重性,减少经济错误的数目额度……以期这一次能够顺利脱身。

    男子走出蒋国俊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老乔,这个姓蒋的未免太配合了吧?”

    “配合不是挺好的吗?”

    此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乔智的死党胡展骄。

    乔智要玩点小手段,指的便是“真假钟馗”的伎俩了。

    蒋国俊得知老丁被抓之后,肯定很心虚,这时候一群人直接冲入食味杂志社,将他控制起来,所以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帮人其实根本就是一群骗子。

    至于公司的人,也想不到从天而降的这帮人,根本不是什么调查组……

    胡展骄蹙眉道,“好个鬼啊…… 你给我下达的任务是,要将他困在这里三到五天,但是按照他现在的状态,估计一两天就会把自己的秘密吐得干干净净。”

    乔智摸着下巴,皱眉道:“那也没事!只要他真敢将坏事全部写下来,拿着这份资料递交给相关部门,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胡展骄道:“这些资料属于非法获得!”

    乔智没好气道:“华夏又不是M国,证据确凿就可以了,对证据的来源没那么多讲究。”

    胡展骄愕然,“老乔,没想到对法律也这么了解,还真是让我佩服啊!”

    乔智哈哈大笑,“少给我灌迷魂汤,把蒋国俊给我好好审审透。”

    胡展骄搓了下鼻子,狞笑道:“放心吧,我会把他的底儿抠得干干净净。”

    其实像这种活儿,已经不需要胡展骄亲自带队参加,只是乔智说出“真假钟馗”的计划时,胡展骄觉得特别有趣。

    这么阴险的招术,也就乔智想得出来了。

    ……

    一群人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食味的办公室,将蒋国俊在大厅广众之下带走,此事引起食味的震荡不安。

    “听说老蒋被抓走了!那天来了好几车人,老蒋戴着手铐,看上去垂头丧气。”

    “老蒋滥用职权,谋取私利的事情,人尽皆知,现在他被抓了,那是大快人心。”

    “听说老蒋和贵人集团的一个高级副总裁勾连,他出事是因为那个人接受调查,牵扯出来的。”

    “出了这种事情,是好事啊!有些人平时太盲目自大,作威作福,原本食味是多好的一个美食类垂直媒体,现在被他们弄得乌烟瘴气。”

    梁茵虽然还是保持寻常的心态工作,但心惊胆战。

    蒋国俊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带走的场景,宛如噩梦萦绕在她的心头。

    她受到蒋国俊的提拔才坐在现在这个位置上,如今唯一的期待是,自己就是一只小蚂蚁,别人关注不到她。

    ……

    梅菱坐在办公室前盯着一份收购方案,眉头紧锁,想要收购食味难度不小。

    尤其是食味的董事长杜波涛是个厉害的角色,尽管他平时不直接参与杂志社的经营和管理,但他是个精明的商人,对于收购活动很是谨慎,想要从他身上拔毛,不给出一定的代价,难度还是很大的。

    梅菱不缺少资金,但要尽可能地减少投入。

    不过现在的情况还是有利于自己,刚得知蒋国俊在办公室被带走了。

    梅菱知道是谁干的,只能说乔智胆大包天,来了一招“偷梁换柱”。

    事情已经干了,那就顺其自然。

    给助理打电话,让她安排好车辆,梅菱在半个小时之后见到了杜波涛。

    杜波涛看到梅菱时,第一反应是,自己曾经的得力干将变化很大。

    容颜是一方面,关键是气质有了翻天地覆的变化,尽显沉着、冷静、自信。

    杜波涛让秘书送来了两杯茶,笑着与梅菱道:“咱们已经多久没见面了?”

    梅菱笑道:“五个月,还是六个月?自从离开食味,就一直没有机会再见过您。”

    杜波涛叹了口气,“人老了,眼睛不利索,看人看不清楚,当初默许蒋国俊 逼走你,是我做过最失败的决定之一。”

    梅菱连忙道:“您有自己的考虑,我能够理解。”

    杜波涛笑道:“其实我原本打算让你在行政岗位呆一段时间,然后再到我的身边,让你从事更重要的工作,结果你和蒋国俊的矛盾激化,直接选择离开,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不管杜波涛的解释,是真是假,既然对方给了台阶,梅菱没必要继续纠缠此事。

    “当初也是有些冲动。”

    “不,我觉得你是理智作出决定,事实也证明你是正确的。你离开了食味有更好的发展,而食味没了你,像是被卸掉了发动机。”杜波涛唏嘘感叹,“ 你之前给我递交了收购方案,我觉得很不服气,但现在我想明白了,既然自己不精通此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管理,如此才合理。至于收购金的问题,我愿意让一步,你出资一千五百万,收购食味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公司的发展将由你主导,我依然保留一部分的股份,享受大股东分红,你觉得如何?”

    按照梅菱原来的计划,收购食味至少要五千万,尽管食味现在走下坡路,但它的品牌知名度和存有的流量,还是值得出这个价格。

    梅菱没想到杜波涛的让步如此之大,眼睛一亮,“感谢你高抬贵手。”

    杜波涛轻轻地叹了口气,“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对我而言,食味只是一个战略布局食味,对你而言,是你呕心沥血,打造起来的餐饮新媒体平台,你不愿意将这个平台毁掉。交给你,是最好的选择。除了食味之外,我们以后还有更多合作的可能。”

    从杜波涛的语气看来,他将自己放在一个平等对话的位置,这让梅菱感到满足。

    “走吧,事不宜迟,既然决定收购,我们就赶紧着手签署合同吧,然后前往食味,向大家宣布这个结果。”

    杜波涛的性格,凌厉风行、言出必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