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的气氛开始越发的沉闷了,战思锦有些懊恼,没事提这件事情干啥呀!这必竟属于他的私人事情。

    大概谁被提,都会恼羞成怒吧!是她失礼了!战思锦在内心里酝酿了一下情绪,她轻声朝身边的男人道,“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件事情的。”

    凌司白的目光望着前方,神色莫测。

    “你还是不相信我?”

    凌司白冷不丁的扭头看她。

    战思锦眨了眨眼,他指得是哪件事情?

    他和助教过夜的那件事情?

    “不,我相信你们清清白白的,什么也没发生,对,我相信你们。”

    战思锦努力想要表达想法,却发现,多说多错。

    越发显得她没有诚心。

    只闻一声没好气的冷哼声,“我跟你解释这么多干什么?”

    战思锦立即苦下脸,眼看着自已的小区就在不远处了,她立即有一种得救的感觉。

    “凌老大,当我今天的话没说,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我吧!”

    战思锦恳求一句。

    凌司白的车子停在小区门口,战思锦待车停稳,她拉开车门就下去了。

    “晚…”她的安字还在嘴里,男人的车子立即驶离了。

    看来,凌司白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了。

    战思锦不由拍打了一下嘴巴,惩罚自已祸成口出了,以后再不敢乱说话了。

    战思锦回到家里,和父母聊了一会儿天,她就上楼洗了一个澡,穿着睡衣坐在床上,她脑海里还是凌司白生气的事情。

    她拿过手机,想了想,关心的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凌老大,安全到家了吗?”

    发过去半天,也没有见他回信息,战思锦有些郁闷,果然生气了,都不理她了。

    就在她拉过被子准备睡的时候,信息声响起,她立即惊喜的拿过手机,果然是凌司白的,只有一句简单的回应,“到了。”

    战思锦忙再发一句过去,“我为我今天的事情向你诚挚的道歉,我不该多嘴猜测你的私生活,以后也不敢了。”

    发过去,又是一番等待,战思锦只想让他原谅,然后这件事情掀过去。

    然而,等来的,不是信息,而是电话。

    听着铃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唱歌,战思锦赶紧心弦绷紧,她有些窘迫的接起,“喂,凌老大。”

    “我和助教没发生任何事情,不管你信不信,这是事实,我不想再解释第三次。”

    因为他在车里已经解释过一次了,这是第二次。

    战思锦这次是真信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实实在在的相信他了。

    “我相信你。”

    战思锦这次的话,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诚意了。

    “如果你对我的私生活有兴趣,你可以直接问我。”

    凌司白低沉的声线传来。

    有些意味不明。

    战思锦怔愕了几秒,忙回道,“不用了,不敢打扰了。”

    凌司白在那端沉默了几秒,“明天早上八点,准时到门口。”

    战思锦一听,他又是要接她,她感激道,“好的!我一定准时到,等我的手好了,就不麻烦您了。”

    “嗯!”

    那端的男人轻应一句,挂了电话。

    战思锦吁了一口气,终于轻松了,也不再郁闷了,但是,她脑海里想到那助教性感迷人的身段,难道凌老大对女人没兴趣吗?

    想一想,连白露这么漂亮的女人,他都冷淡拒绝,而且倒追他的那么多女孩,也没有见他和谁约会过,显然,他真得对女人没兴趣啊!哎!看来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一个样的,至少还有像凌司白这种洁身自爱,禁欲系的男人
第1919章 他过敏了(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