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地。

    

    今天这里又新添了一道白色的墓碑,墓中,没有尸体,只有几件火火生前穿过的衣服。

    

    半个月过去了,江边依然没有消息,整条江河也没有再传出女孩的尸体消息,席锋寒撤底的打消了再找她的决心。

    

    他干脆收捡了几件她生前留在他家里的衣服,替她立了一个墓碑,如果这个世界上,真得有阴阳两界的话,那么,在阴界的火火,一定会找到这里,然后,停留在这里永生安息。

    

    墓碑刚刚建好的,此刻,在碑前站立着一抹挺拔的身影,一身黑色的西装,俊颜透着一丝悲恸,身后几米外,他的保镖助手都纷纷的静默等着他。

    

    但是,他的时间却不允许,他的助手还是上前朝他出声道,“总统先生,您一个小时之后,还有一场重要的会议,我们该启程了。”

    

    连默哀她的时间,也没有超过十分钟,席锋寒微微一叹,转身,在保镖的簇拥之下,迈向了马路上那一行六车护行的庞大车队。

    

    坐在车上,席锋寒的目光望向立碑的方向,仿佛这是他最后的一眼在注视着和这个女孩有关的事情,接下来,也许这一生,他都不会再想起这个女孩。

    

    但他会把她放在心里最深的位置,不遗忘。

    

    程漓月和宫夜霄一趟旅行回来,已经是一个月的时间了,这一个月,她玩得很开心,而小家伙再过不久就要回来了,新得学期快要开始了。

    

    回来的第二天,程漓月回到母亲的家里吃早餐,席夫人看着她渐渐隆起的肚子,眼里心里都在笑着,她又有一个孙子要出世了,这种感觉很好。

    

    “妈,今天的天气好,一会儿,我陪你出去散散心,顺便买几件衣服吧!”程漓月朝母亲说道。

    

    “好,我也有些时间没有出去好好的走动了,你回来了,我就陪着你去走走。”

    

    “是啊!医生也建议我多走动一些,因为我选择顺产嘛!”

    

  &
第512章 遇上陆家人(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