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柯南世界的次元通灵人 > 第283章 戴着面具的雪之下
    “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举办婚礼的酒店外,星世看着小兰诧异的叫道,从语气中能听出他有点不高兴。

    当然不是针对小兰了,而是和小兰一起出现的两个人,一个就是铃木园子。

    像是这样的场合,遇到了园子,星世总有一种他要成为工具人的感觉。

    事实上如果只有园子的话,星世还不至于失态的叫出声,毕竟虽说是被园子利用了,但其实他也可以避免被一些见过,但记不住名字的女人纠缠。

    比如一来的时候,就有个看起来应该是大学生的小姐姐,找到了星世,和他说了一些有的没的。

    像是她的父母出国旅游了,这段时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还有什么她家新修的游泳池好了,想让星世看看她新买的比基尼怎么样之类的。

    总之就是这么无聊的事情,最后还在灰原明显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后,星世才勉为其难的表示有空会去,才给她打发走了。

    如果身边有着铃木家二小姐的话,是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所以说如果只有园子的话,那么还好,主要的问题是,小兰还把柯南带了过来,这就让星世有些措手不及了。

    虽然只是泛泛之交,但星世也是带着祝福的心来参加人家的婚礼,可柯南在此刻出现了,摆明了是想让人家红事变白事啊。

    “我们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今天结婚的新娘是我们中学的音乐老师啊,至于这个小鬼,只是顺带的。”

    园子看到星世后就没有那么的惊讶,显然她也是猜到了,星世是男方那边的人。

    “原来如此啊,这么说你是以新娘的学生的身份,参加这次的婚礼。”

    听完园子的解释,星世瞬间来了精神,以新娘的学生,等于不是代表铃木家,那么也就没有那些妄想着想要少奋斗几年的人,换句话说,今天就不需要他当工具人了。

    “是的,我和园子都是接到老师的邀请才来的,本来还邀请了新一,但是他没有来。”

    想到今早给新一打电话,他浑不在意的样子,小兰就有点生气,明明松本老师是个那么好的老师。

    【这不是当然的吗?新一怎么可能出现啊。】

    柯南和小哀同时在心里吐槽道,只有星世,眼珠转了转,打算调侃一下柯南。

    “这是当然的了,谁让那家伙和你们今天要结婚的老师,关系那么的差。”

    “哎?星世你怎么知道的?拿到新一那家伙有和你说过松本老师的坏话吗?明明只有他不喜欢松本老师,而松本老师对他还很不错的,太可恶了,新一。”

    眼见小兰对自己越来越不满了,柯南赶紧给星世打眼色,示意他快点辟谣,自己并没有和他说过松本老师的坏话。

    “不,新一并没有和我说过什么,只是听到你们说了,那位松本老师是负责教音乐的,所以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新一应该不会喜欢他,毕竟......你懂得。”

    星世干张嘴不出声,装作是在唱歌的样子,然后冲着小兰挤了挤眼。

    “额,这个理由......”

    小兰眨了眨豆豆眼,很园子一起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表示这个推理,完美的无懈可击,只有柯南拉着脸,对星世的推理非常不认同。

    聊了一会,小兰要去见见今天当新娘的老师,至于星世,则留在了会场里。

    “你似乎很疲惫啊,不就是扛了一袋米上二楼嘛,至于这么累吗?”

    灰原跟着星世一起站在会场的角落里,看着他没什么精神的脸问道。

    “说什么呢,区区的抗一袋米上二楼而已,还不至于,我之所以没精神是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每个人都带上交际的面具,那种虚假的笑容,还有就是想到来之前接的那个电话。”

    “电话,我听到你叫对方落合馆长,是美术馆的事情吗?”

    灰原想安慰一下星世,但是第一件事她也没什么好办法,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小孩子,不可能说出那种不喜欢就不要去了的话。

    成年人的世界就是有着各种不喜欢,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所以她也只好关心第二件事儿了。

    “啊,没错。”

    星世点了点头,没有掩饰什么。

    “重建要花很多钱吗?”

    一想到星世之前因为美术馆被炸了,直接被刺激到了住院,灰原只能想到是为钱发愁了。

    “算是吧,落合馆长的地收的太多了,如果全部利用上的话,貌似会建成全霓虹最大的博物馆了,所以就算有个社会热心人士的赞助,还是要花很多啊,只能希望建筑商那边可以讲下点价了。”

    嘴上说的很困难,但从星世的表情可以看出,全霓虹最大的博物馆并不能让他感到压力,灰原十分怀疑,星世这么说只是为了装13。

    事实上,从星世说完后略微翘起的嘴角,灰原的怀疑应该是正确的。

    “那个,请问你是宗像星世先生吗?”

    然而没等星世开心一下,一位他最不擅长应付的,脸上带着虚假笑容的女性找到了他。

    “嗯......没错,请问你是?”

    看着眼前大概是在上大学年龄的女人,星世很像否认,但看对方的样子,分明已经是确认是他了,只不过是因为没见过,才礼貌问一下的眼神,星世还是承认了。

    “失礼了,鄙姓雪之下,目前正在帝都大学上学,你可以称呼我学姐哦。”

    雪之下落落大方的介绍着自己,并且为了拉近关系,还提出了一个听起来很亲切的称呼。

    然而即便是这样,星世也能感觉到对方的脸上带着面具,皱了皱眉,没有接受对方的建议。

    “好吧,雪之下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儿嘛?”

    察觉到了星世的反感,雪之下也没有表现出不快的样子,她其实有很多手段应付,但考虑到她是有求与星世,又不太了解星世的性格,所以很聪明的没有刷那些小手段,直接交代了自己的来意。

    “事实上,在下的家族,正好经营着地产开发,听闻宗像君想要建造一栋不小的博物馆,本来就打算近期去拜访,没想到会在这里偶遇,就过来提前认识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