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 一百二十三章 劝诫与谋划
    黑暗降临,夜已深沉。

    得到了阿维特的承诺与支持,修洛特颇为振奋。他郑重的跪地受命,大礼参拜,向国王与好友告别。然后,他唤来等待许久的武士长,伯塔德便拾起朴素的陶罐,一行人匆匆往大祭司府而去。

    阿维特微笑地目送着少年离去。他的目光逐渐延伸到天际,然后在夜幕中仰起,略过平淡的群星,停留在升起的明月上。现在正是一月中旬,圆月如同晶莹的玉盘,耀眼中透着纯净的光。

    “神话已逝,宗教改革。月亮还会威胁太阳吗?”

    阿维特注视了良久,没有得到答案。随即,国王平静地转身,缓缓地坐回到冰冷的王座。他再一次伸手握住了坚硬的神杖,陷入了漫长的思索。火光跳跃中,黄宝石的光芒闪烁,时而纯净,时而深沉。

    不知何时,吉利姆从阴影中无声的走出,庄重的伏地行礼。国王的目光便随之落下。

    “王上,您真的要让殿下统帅北路军吗?”

    情报官抬起头,看向王者,神色肃穆异常。

    阿维特平静的点点头,没有犹豫,也没有说话。他仍在思考着什么。

    吉利姆沉思片刻,再次伏地行礼。

    “王上,恕我愚钝,没能理解您的心意。还请明言示下。”

    阿维特的目光再次注视着忠诚的情报官,不发一言,静静等待。

    吉利姆咬咬牙,再次庄重行礼。这一次,他的额头紧贴着冰冷的地面,发出寒冷的声音。

    “大祭司一系齐聚北路军,可以彻底消除...借塔拉斯科人之手...圣城早有大贵族暗中联络...只是大祭司的处置还需提前禀告长者。”

    情报官只是说出零星的短句,就已经渗出满头的汗水。他并不在意动手的目标是谁,却唯独不确定王者的心意。

    听到这里,深渊从阿维特的心中一闪而过。他犹豫了一瞬,随即威严的斥责。

    “我尚无此意。吉利姆? 你不该如此!”

    情报官立刻大礼致歉? 五体伏地,闭口无言。过了片刻? 他再次抬起头? 谨慎的开口。

    “宗教改革,军事改革? 压制贵族,这都是众怨所在...也全是殿下的提议...或许让贵族们知道...兴起群议? 绝之于众...”

    阴影再次从国王的心中闪现。他沉默了片刻? 还是摇头。

    “宗教改革刚刚开始,已由长者承担。军事改革还未进行,现在必须守秘。两者都是大业,不能因为私心而损害...我仍然准备传位于他? 自当保护...吉利姆? 不必再言。”

    吉利姆只得再次伏地叩首,汗水随之落地。半晌后,情报官依然坚定的开口。

    “王上,殿下出狱一月,整日奔波忙碌? 未有一日安闲。

    他先是抚恤阵亡武士,收拢军心。然后在祭司神殿讲经传字? 得到‘神启者’的赞誉。随后与我一同调查农业,研究大小贵族? 估算土地与兵力,颇有远见。又提议改革商法? 控制战略物资? 压制商人? 祭司团一致赞同。

    接着,私会玛雅商团,处决塔拉斯科大商人,派人沿河西下,收集铜矿。调查工匠区各行业,征召资深玉工与石工,似有深意。这两日又考察各地矿场,收服盐工,控制大盐矿,制造奇异神物。今天,又向您讨要矿工,有意军事改革,组建两支新军......”

    吉利姆早已派人日夜监察。此时一件件的讲述出来,纵然他见多识广,意志坚定,依然震惊忧惧。

    “祭司、贵族、武士、工匠、商人、矿工、民兵.......殿下把联盟各阶层都放入心中,仔细盘算衡量。

    他每日勤习武艺,磨炼意志。不喜华服,不玩珠玉,不好美色,不爱宴饮。清苦自持,心怀天下,时时自我鞭策,如与猛虎竟逐...

    三十年来,我从未见年轻人心性如此。纵然有宿慧天生,也实在是意志超凡,宛如神人。殿下究竟所谋为何?这一个月如此,一年后又会怎样呢?”

    情报官的话句句属实,便如利箭般射入阿维特心中。国王再次闭上了眼睛。这一次,他沉默良久,才艰难的开口。

    “我相信他。”

    吉利姆用力的叩首,在地上砸出清晰可闻的响声,低声而恳切的呼唤道。

    “王上!国之大事,又如何能寄托在相信二字上?!殿下的祖父是大祭司,父亲是城邦领主,手下有数百追随武士,即将编练新军。本身文武皆能,清苦自守,宿慧发明,名声渐远。他又是王室血脉,联盟继承人,还能接近您最疼爱的公主...”

    听到这里,国王猛地睁开眼,怒声呵斥。

    “住口!”

    吉利姆却第一次违反王令。他豁出一切,继续开口劝诫。

    “即使是长者,在辅佐兄长蒙特苏马一世时,也交卸了元帅职位,没有掌握兵权。您曾经说过,一个伟大的统治者决不能有弱点!但现在,您的感情已经成为了弱点。

    国家的维系在于力量的平衡啊,又如何能依靠相信二字。您能相信殿下,能相信大祭司吗?万物都在变化,纵然现在如此,以后又将如何呢?”

    说完,吉利姆再一次重重叩首,鲜血已经从他的额头渗出。

    阿维特的呼吸急剧起伏。他睁开眼,看向满脸鲜血的情报官,目露挣扎。随后,王者握紧了手中的神杖,缓缓闭上眼睛。

    “下去!自领惩罚,献祭鲜血。”

    吉利姆无声的点头,行礼受命。

    他没有管脸上的鲜血,而是取出了烤硬的龙舌兰尖刺。情报官按照苦修祭司的仪式,先是毫不犹豫的刺穿双耳,让鲜红滴滴落下。随后,他再取出两把小巧的尖锥,一把插入双肩的肩窝,剧痛中没入近寸。

    然后,吉利姆压抑着持续的痛苦,鼻中哼出粗重的呼吸。他凭借绝对的意志,缓缓站起身,踉跄着从大殿退下。在他身后,便留下一道漫长而血红的轨迹。

    过了片刻,国王才再次睁开眼睛。大殿中空无一人,唯有孤独的王者。他失神的看着地上延伸的血迹,仿佛走过漫长的心路。少年与少女的面庞一闪而逝,那是他最后的弱点与柔软。

    良久之后,阿维特一声长叹。

    “我的孩子,不要逼我。让我想想,是否能够两全。”

    篝火渐渐变小,黑暗逐渐渗入。终于,当温暖燃尽,光明熄灭,国王的真容便隐没在冰冷的黑暗里,再也无法寻觅。

    踏着脚下的星光,修洛特喜悦的返回大祭司府中。

    正殿中,火把温暖的燃烧,四下一片光明。祖父独自坐在石桌前,看着手中的草纸文书。他早已收到传信,耐心等待多时。看到少年返回,老人终于松了口气。他和蔼的一笑,招手让少年坐到身旁。

    修洛特便讲述起这几日的见闻,工匠与矿工,矿场与硝土,直到今日与国王的对话。

    “什么!”大祭司震惊的站起身,死死看着少年。

    “你向国王请求编练新军?国王非常赞同,给了你一万人的名额,并且允诺你北路军统帅的职位?!”

    修洛特看着祖父异常严肃的表情,微微一愣。

    “阿维特开始很犹豫,似乎有所猜疑。我真诚地说服了他。然后他选择相信我,并对我寄予厚望。”

    少年如实的回禀。他同样相信好友,欣喜于阿维特的支持。

    大祭司背过手,焦急的走来走去。老人看着壁画上变幻的神灵,不停的喃喃自语。

    “太急了,太急了!现在还不到时候,应该等许多年的...家族还没有扎下根来...我还没完全控制祭司团...长者还在...你也还太小...甚至没有成婚...”

    片刻后,祖父才幽幽叹息。他苦笑地看着最疼爱的孙子。

    “我的孩子,我不是让你去放松休息,游览都城与周边吗?你怎么又做起正事来,忙的整夜不归。然后又不和我商量,贸然去向国王请求,组建什么新军?”

    修洛特微微低头。他明白祖父的担忧,却还是坚持的说道。

    “这次西征是关键性的一战,不仅影响改革,还涉及到西边的金属矿石。我们要做万全的准备,积累最大的力量,决不能失败!国王相信我,我也相信他,我们会一直站在一起,为了墨西加人的未来而竭尽全力!”

    修洛特想到塔拉斯科的铜矿,还有更西边科利马的铁矿。这些是时代的未来,西征塔拉斯科决不能有失!想到这里,少年不再犹豫,也毫不后悔。他决定亲自参与西征,去调动一切力量,争夺改变历史的契机!

    看着面容坚毅的少年,大祭司再次叹了口气,无奈中又带着欣赏。

    “我的孩子,你太急了!权力总是敏感的,怀疑的种子会发芽长大。同一件事,国王今天会选择相信。等到明天想起,或许就满是猜疑。

    修洛特,在你这个年纪,同龄人都在学习旅行,吟唱诗歌,交游宴饮。很多年轻贵族甚至会遍历异性的欢歌,肆意享受生活,尽情追求快乐...孩子,我不是劝你放纵,而是觉得你把自己绷的太紧了。生活不过短短数十年,何必自苦如此?

    只需按部就班,我自会为你铺好前路。细雨润物总是无声,雏鹰高飞等待长成。总需得几年时间,让仙人掌扎根到每个角落,渗透到贵族与武士们的心里,逐渐掌握住武士的军权,一切才会瓜熟蒂落。

    我的孩子,你与我不同,你有的是时间等待!

    等到五年后,你就会羽翼丰满,根基稳固;等到十年后,你已经喜结连理,融合王室;再等到十五年后,雄鹰便会老去,红日西垂,大势从此定下...中间只要打上几次胜仗,熬到长者落山,再接替我大祭司的职位...

    那时,你便是墨西加人最为耀眼的太阳,高悬在所有祭司与贵族之上,俯视天下的苍生!这才是我为你设计的道路啊!”

    大祭司终于敞开心扉,讲出了自己的谋划。他劝诫着少年,那是一条最为稳妥的道路,用时间来铺平一切。

    修洛特默然不语,心中起伏。历史的长河在脑海中流动,一份份记忆涌上心头。他想到百年后忍耐的德川家康,燃烧的织田信长,接着又想起三十年后的西班牙人,毁灭的火焰与病菌,最后轻轻叹息。

    “祖父,人生五十年,我只争朝夕!”

    少年神色坦然,坚定的注视着祖父,没有一丝动摇。

    大祭司怔怔的看着从小养大的孙子。他猛然间发现,少年已经长大,几乎和自己一样高了。看着那坚毅的面容,便如同最出色的长子。

    许久之后,大祭司才感慨而欣慰得笑了。这一次,他抚摸着少年的肩膀,缓缓点头。

    “我的孩子,交给我吧。让我想想,如何去为你争取未来!”

    篝火熊熊燃烧,正殿中更为明亮。火光驱散了所有的黑暗,照亮了老者与少年。温暖便随着光明而来,是那么的真实,无声的沁入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