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师兄,刚刚有没有一个黑眼圈的男人来过?”尹果急问道。

    “有啊!”潘大兴点了点头:“丢下一本书,说什么‘帮我收好,随时来取’,然后一抬头就不见了,翻了半天也没看懂写的什么。”

    “……你拿反了吧。”尹果拿过黑色笔记本,打开看了看,密密麻麻的数字和符号,除了0-9的数字,别的是一个字都不认识。

    但是封面上的《死亡公式》四个字,却是像是拥有魔力一般,震慑着人的灵魂。

    “不好!无珠院长!”尹果忽然想起了,他们输了就会死,连忙跑出去。

    还没出门就见到了无珠院长在解澜衣的搀扶下走了过来,脸上已经微微苍白,有些可惜的看了看尹果手中的笔记本:“居然用一本笔记本代替了自己命数,难怪算错了……”

    “院长……你没事吧?”尹果楞楞的看着无珠。

    “放心,死不了,当年我陪扶桑国手下围棋七天七夜都没死,这才哪到哪啊,哈哈哈……”无珠大笑着。

    “可是你刚刚不是说……输的人就会死吗?”尹果愣了愣。

    “开玩笑的嘛,如果做点数学题就能死人,大学门口不得开殡仪馆?顶多掉点头发而已……呵呵呵……”无珠神秘兮兮的将头上仙气飘飘的白发摘下,露出了光溜溜的脑壳。

    “眉毛也是假的!”解澜衣伸手一扯,白色须眉掉了下来。

    立刻一个仙气十足的白袍甘道夫变成了猥琐的龟仙人。

    “……你是院长啊,怎么开这种玩笑。”尹果但是松了一口气。

    “谁规定院长不能开玩笑的?”无珠神秘一笑。

    尹果刚刚想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外面死了很多人……

    “不过……至少把他赶走了啊……”

    “黑云压城城欲摧啊……”无珠院长捏了捏手中的弹珠,也仰头叹了口气。

    “一个超高智商的罪犯……竟然能做到这个程度……”解澜衣依旧不愿相信这个世界拥有灵异生物,哪怕一个恶灵摆在她面前,恐怕也会给自己打上一针镇定剂。

    “院长,你说这个人会不会也是那个组织的人?”尹果几乎已经是思考疲劳了。

    仿佛整个奇谈市的阴暗世界都被Boss所收拢,只要出来做恶的都可以怪在他们头上,十有八九不会错。

    这个黑眼圈数学天才实力非比寻常,应该不是普通小喽啰,而是使徒级别的。

    如今使徒只剩下了两个「暴食」和「傲慢」,根据司天真的描述,暴食每次聚会都是带着一堆零食来的,傲慢几乎不说话,喜欢躲在角落里,拿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别人跟他讲话也不爱回,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天才和庸才没办法交流。”

    情况基本符合,黑眼圈的那家伙,恐怕就傲慢使徒了。

    “无论是谁,我们都会死守到底,绝不会让他们在奇谈市为所欲为的。”无珠的话语充满了信心,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尹果却是一点信心都没有,敌暗我明,敌强我弱,被动的被他们牵着鼻子走,谁也不知道下一场袭击会什么时候来。

    不想了,还回去煮蘑菇吃了。

    ……

    第十天,精神病院集体跳楼事件尚没有平息,茶余饭后还能听见有人小声讨论,精神四人组正在医院分配的宿舍里聚餐。

    “好香呐!是知道我要来,特意招待我的吗?”

    门忽然被推开,一身白色蕾丝小洋裙,黑白相间的条纹丝袜包裹着纤细的双腿,一头亮白色的波浪卷发,还有可爱的大眼睛,就像是人工巧匠打造的洋娃娃。

    “啊啊啊啊啊……卡哇伊斯内!!!”宫口小吉瞬间化作一道闪电,跨过三个人和一盆火锅,一个滑跪,已经跪倒在了小萝莉面前。

    “公主殿下,我宫口小吉就是殿下的贴身武士,您的话语就是我生命的航向!”宫口小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流利的华语。

    “咯咯咯……你也太可爱了吧。”小女孩捂着嘴大笑着,越发的显得可爱无比。

    “你大爷的,都是搓衣板,老子就不可爱吗?怎么从没见过你叫我公主?”赵禽狝已经嫉妒的面目全非,试图从裙下掏枪。

    “赵爷冷静……他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尹果连忙按下了赵禽狝,她的性格的确不太容易把他当成女生。

    “我知道了,她就是院长说的蛊师高手!”潘大兴果然思绪飞快。

    “蛊师高手?不可能吧……不是说蛊师年纪越大越厉害吗?很多蛊光是培育就要十几年……小妹妹也才十岁吧……”尹果有点不相信。

    “那就一定是蛊师高手带来的孙女吧?小妹妹你奶奶呢?”潘大兴露出了父爱如山的笑容。

    “奶奶在这里!不过还没有长大。”小女孩歪着头,笑吟吟指了指胸口。

    “呵呵呵呵……好腹黑。”尹果干笑几声。

    “别开玩笑了……一定在后面吧?”潘大兴走到门外……

    “卧槽,好大一只黑白熊!!!”

    一只黑眼圈黑爪子的白熊,竟然就堵在门口,看见潘大兴之后,却敏捷无比的就像一只大猫一样扑了上去,抱着潘大兴的脑袋就一阵舔。

    “这他妈不是熊猫吗?”尹果发疯一样狂吼着,脑子都在震荡。

    “对啊~毛毛好像很喜欢你呢?”小萝莉笑嘻嘻的看着熊猫舔潘大兴。

    “我是问!为什么会有一只熊猫在这里!!!”尹果整个脸都扭曲了,这可是国宝,怎么会跑到宿舍里来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白苗寨人人家里都养熊猫啊。”小女孩疑惑道。

    “所以它是怎么一路过来的?”尹果觉得这东西出现在大众视野下的话,很快就会报警抓起来吧?

    “当然是爬过来的!难道滚呀!真笨。”小女孩吐了吐舌头。

    “先别管它怎么过来的了……话说它真的是喜欢我吗?我也不是竹子啊……”潘大兴被舔的一脸口水。

    “当然是喜欢啦,不然早就一口咬碎你的脑袋了,唔……让我听听毛毛在说什么?”小女孩将耳朵凑了过去。

    “毛毛说,闻到你身上的味道,就想起了当年它跟蚩尤一起冲锋陷阵的时候,这样子。”

    (蚩尤的坐骑是熊猫,食铁兽。)

    “……”尹果好像记得潘大兴体内有蚩尤魂,就是因为没办法控制,才发疯杀了全家的。